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行者不归 > 第四十章 复忆

第四十章 复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想到某种可能,秦晓晓就感到头皮发麻。一旦事情发展到了那地步,那么即便是周雄赶来了,恐怕也无济于事。
  “还真是那样?”见到秦晓晓竟是这般反应,石山真有种想赶紧远离此地的冲动。
  “不对,我听父亲提起过,龙天浊花,只要花不离树,那么树不死,花便不枯。而且,除非是人为摘取,不然龙天浊花是不会主动脱落的。”从那并不是很深刻的记忆中找出这么一段很是模糊的记忆,秦晓晓难看的脸色稍微回缓。龙天浊花蕴含的能量固然能被吸收,但那也不是谁想吸收就能吸收得了的。
  强悍之物只有比之更强悍的存在才能驾驭,这一点,是亘古共通的真理。而龙天浊花蕴含的能量可是能够跟六位一脉天境的源能修炼者所掌控的能量相媲美,须知,一脉天境是指一位源能修炼者在将开辟出的源域空间扩大到十万丈后,使体内诞生出第一道源脉,具备了行脉资格。而这个层次,就叫做一脉天境。
  一脉天境,最弱的实力,所能掌控住的源能能量,都是达到了十万丈之上。
  由此可知,一朵龙天浊花蕴含的源能能量,等同于一位将源域空间开辟到六十万丈庞大的脉天境强者。而六十万丈的源域空间是什么概念?那已经算得上是两脉天中后期的境界。
  远的不提,就提眼下,要是被钟北元从中汲取走能量,不管他能取走多少,对其实力,肯定是一种暴增式的提升。而到时首当其中被其拿来开刷的,铁定是他们一伙人。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就算周雄来了,也挡不住那时实力暴增的钟北元,要真是那样,这夺玄战他们四个月的付出,就得全都化为乌有。
  所以不管如何,为了避免局势达到那最糟糕的境地,他们此时此刻,都得想方设法的去阻止钟北元。
  只是这样的一个阻止突破口在哪?总不能让他们眼下一群人就这样冲上去吧?说句不好听的话,哪怕他们现在占着人多,却也不会是那钟北元的一合之将。
  既然强来行不得,那就只能智取了。
  怎么个智取法呢?秦晓晓蹙眉思虑着,石山一众看样子也有些焦急,唯有李知命是一副淡定从容之状。
  然而不知为何,在此时,一个古怪的念头自李知命的脑海钟忽然萌生而出,他若有所思,继而将双眼微闭而上。
  视线逐渐漆黑,而他的心神,则是悄然无息的潜入进他手中的那枚源戒空间里去。
  黑暗的空间内,光芒甚是微弱,而心神一进到这里面,李知命的注意力,就直接放在一具散发着淡淡金黄光芒的盔甲上面。
  而其古怪念头的源于处,就是这具盔甲。这东西他之前进来取五浊九莲的时候,就看到过。那时候,他就觉得这东西,怎么说呢,就是很不一般。
  具体不一般在何处,他暂时也不太清楚,而先前他又因没时间前来一探究竟,所以就将此事耽搁了。如今总算是腾出空来,又加上心血来潮,他自然是不会错过这样的一个好时机。
  心神所幻化的人影灵体逐渐靠近那金黄盔甲,靠得近了,李知命才发觉,这金黄盔甲,做工还蛮细致的,不但线条勾勒的相当精致,其上铭刻的纹理在给人一种复杂感觉的同时却又不失美感。
  踌躇了一会,李知命将手伸出,轻轻的印在了那金黄盔甲的胸膛之上。可刚一触碰,一股非常强大的吞噬力,瞬间将他的心神,不知给拉到哪里去……
  ……
  这是一方血色潮红的天地,此时的这方天地,已是处在濒临破碎的边缘。
  李知命的心神,出现在了这方天地之中。而呈现在他眼前的画面,不但逐渐清晰,而且其中的事物,也越来越多。
  他看到,血色的天空,开始有着崩塌的迹象。而他周围的大地,早已是四分五裂,变得残破不堪。
  远方的建筑,每伴随着一道道刺眼光芒的升腾,都会在顷刻间,被土崩瓦解,最后化为遍地尘埃中的一缕尘灰。
  这是一场规模相当庞大的交战,天空上,密密麻麻的交战人影,多到李知命根本数不清。
  轰!
  就在他的心神被那无数交战人影弄得有些眼花缭乱时,一道惊雷轰鸣声,毫无征兆的炸响在这方天地的九天之上。
  下一刻,一道不知有多庞大的血影巨手遮天蔽地的从天而降,直接是将那无数交战的人影,拍成了虚无。
  恐怖的一幕,看得李知命心惊肉跳,特别是血影巨手也将他笼罩在内并眼看就要落在他身上时,他几乎是下意识的闭上眼睛,那般模样,仿佛是在直接等死。
  可十数息过去了,他并未感觉到任何异样,他的心神,依旧是完好无损。仿佛那般灭世之景,对他造成不了丝毫影响。
  怎么回事?
  人影灵体之状的李知命疑惑的睁开眼睛,这时他看清楚,在他面前不远处,有着一道绚丽多彩的人影正保持静静竖立之状,而那毁灭的血影巨手落在其上,就再也落不下丝毫。
  眼前的画面似乎是在这一瞬定格,而这时,有着一道沙哑却意味莫名的笑声从身旁传来:“哈哈,缘分两字,真当让人捉摸不透。不过既然你进来了,那么也就没事了。不过一些东西,你也应该了解了解。”
  沙哑的声音使李知命微惊,他闻声望去,看见一位拄着拐杖的佝偻老朽不知何时站在他的身旁。老朽身裹黑色的布衣,一脸慈祥和蔼,而他凝视着眼前之景,忽然是轻叹了一声,似是在惋惜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