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星光的彼端 > 第 50 章

第 5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星光的彼端48
  
      还没有正式开始,就已经结束得这么快。
  
      不断的失眠,偏头痛,精神状态越来越差。
  
      尽管每天早上起来,我对着镜子里满是黑眼圈的自己说,这算不了什么。
  
      然而一到半夜,过去那些年里,玩世不恭的黄锦立,自信满满的黄锦立,满脸柔情的黄锦立,还是会不断翻涌闪现。痛彻心扉的感觉四面八方的涌来。那晚的记忆越是幸福,如今的现实就越显露着它的残酷。曾经对黄锦立的迷恋越深,现在就越无法忍受。
  
      真的很想好好爱这个人。
  
      曾经对他的那些心意,放映机一样反反复复,仿佛无法逃离的魔咒。因为醒来之后,更清楚这只是一场面目可憎的噩梦。现实永远提醒着我——这个男人,不光不爱我,还想把我推给别人!
  
      出席活动,给代言品牌站台,走红毯,我的妆越来越浓。尝试的服装造型也更多,有非常浓艳的玫红色,有十分中性利落的黑色西服,也有更加张扬的时尚造型。在摄影师的镜头面前,我简直就像是嚣张的百变女王。
  
      只是短短半个月,我却过得仿佛一点记忆都没有。
  
      尽管在外人眼中我似乎又一下曝光率高到了极点,仿佛站在镁光之海的中心,整个人闪耀到了极点,浓烈到了极点。
  
      有些时尚博主惊奇道。
  
      “你以为宋微只是一个中规中矩的皇后,没想到她还可以提着利剑、身披战甲告诉你——她还可以成为披荆斩棘的女皇;你以为宋微只是雍容高贵的湖中仙后,没想到她还可以告诉你,你们都错了——老娘还可以做黑暗森林里面的邪恶女巫!偏偏这邪恶女巫比仙子更夺魂心魄,即便被她亲吻后你需要沉睡一万年,你也挡不住这种邪恶的美感。”
  
      不过也有人在微博写道。
  
      “看她越艳得触目惊心,就越觉得有点惶恐。仿佛艳到极盛,下一刻就迅速凋零。”
  
      次数多了,化妆师也有些捉摸不透,试探着问:“微姐,你这段时间妆面有点浓啊,是要给黄总不同的新鲜感么?”
  
      他还不知道黄锦立和我的后续,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误解。
  
      黄锦立最后那个电话,的确本该马上就在娱乐圈掀起一个巨浪。
  
      我都可以想得出报纸上会怎么写,好一点是“黄锦立宋微订婚取消”。但通常女方一定会被狠狠践踏,比如“黄锦立甩宋微”“宋微豪门梦破碎”,然后被无数人取笑、内幕、八卦,沦落为所有人眼中的笑柄。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这些消息暂时并没有出现,所以现在很多人还不清楚我和黄锦立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只是先前那些订婚的传言,似乎被人有计划的镇压了下去,变得无声无息,无人问津。
  
      当时我对着化妆师和其他人打着哈哈。
  
      “姐不一向是百变影后,万众瞩目么?”
  
      镜子里的自己艳丽得看不出一丝颓废。除了被厚厚的粉底遮住的黑眼圈。
  
      很久之后,我经历很漫长的一段平缓期。
  
      整整一年像是大病一场、卧病在床的病人。行走、呼吸,都变得极为艰难,心里变得空空的。很多爱恨情仇,很多刻骨铭心,都消失了。每天都过得缓慢而平静,觉得就这样过完余生也很好……
  
      后来外面清澈的天空,辽阔的草原,旷野之风,让我渐渐变得安详而平静,那时的我才终于真正整理出这段时间的情绪。
  
      原来,是我一直不敢承认。
  
      我可以脸上笑着踩过满是碎玻璃渣的星光之路,再痛我都可以露出无懈可击的笑容。然而,我却不敢承认我也会痛,也会哭。
  
      被众人称赞的就是“我内心强大”“我无所不能”“我不服输”。
  
      若是连这些都没有了,那我还剩什么呢?
  
      有的时候,我是真的坚强。而有的时候,我只是逞强般的装作坚强。虽然我希望,装着装着,也许假的也能成真……
  
      十多年的爱恋变得粉碎,对常人来说,是何种的打击与心痛,可骨子里却又不愿认输,不愿承认,于是用浓妆掩饰自己的内心。
  
      妆浓越艳丽,就好像自己越不会在乎这些。
  
      ~~~~~~~~~~~~~~~~~~~~~~~~~~~~~~~~~~~~~~~~~~~~~~~~~~~~~~~~~~~~~~~~~~~~~~~~~
  
      谭寒送来新的剧本,是一个颇有名望的导演挑的本子。
  
      竟然是关于影后林萱的。
  
      电影界会有一些名人传记电影,英国女王,科技名人,大富商,他们起伏跌宕的一生,本身就是一部令人动容的电影。不过我没有想到有人会想拍林萱,不过再想想这个导演的风格,还有林萱传奇般的人生,又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
  
      不太想接这部电影。
  
      林萱是国际影后,是传奇女神,是黄锦立心头的白月光。
  
      我钦佩她的演技,唏嘘她的人生。但诠释名人,尤其是大家心目中的名人,从来就是一件不讨好的事。更何况黄锦立对她又是那样的感情。
  
      “虽然有一定难度,但是对我们来说,却是很好的机会。”谭寒在一旁冷静说道,“工作室制作的电视剧的确很不错,但大荧幕才是我们的根本。虽然工作室更容易发挥我们的优势,更有主动权,不过也失去了一些资源。”
  
      自从那次之后,我跟谭寒之间的关系再一次变回冰点。
  
      第一次被他吻是迷惑,第二次被他吻是气愤,然而阿ken走了,黄锦立一会儿深情一会儿说是只是玩玩,却只有谭寒还在工作室勤恳工作着。他仿佛把我的事业,看得比他的人生还重要。
  
      谭寒点到而止,我明白他的意思。
  
      我们现在电视剧拍得太多,这固然令我们拥有足够的地面观众和关注度,但唯有大荧幕才能突显一个影星的身价。然而,我们在国内的电影这部分,好久都没有动静。这方面再无动作的话,以后在投资方,商业代言的厂商面前,我们的身价,会大打折扣。
  
      工作室的优势是小而灵活,却也失去了大公司的资源和人脉。一些早已跟影视公司签约的导演,更倾向用公司推荐的女演员,这点对我来说,非常不利。
  
      然而,此次的导演却没有这个因素。
  
      他向来小众、**,但口碑票房都很不错的。如果能上他的电影,对我这段时间国内电影的空白,也是个很好的填补。
  
      我揉了揉额角,有些疲倦的说:“让我想想。”
  
      尽管外界根本看不出我和黄锦立之间发生了什么,这些日子我的曝光甚至更多,仿佛拼命在人前展示,我是多么光鲜亮丽,工作室是多么成功,然而外界越是热闹,孤独、空虚越是狠狠吞噬着我的心。
  
      谭寒“嗯”了一声,把剧本轻轻的放在我的手边。
  
      他看了我一会,低声说:“我帮你按一下吧。”谭寒才微微前倾,我就反射性的后退,脱口而出:“不用!”
  
      这一出口,我们都有点惊讶。
  
      因为我的声音,是如此充满着防御。
  
      谭寒像是被刺了一下,身形都僵硬了一下,但他脸上只是飞快一抹神色,低垂下了眼帘,只是轻轻的说:“好的”。
  
      好的。
  
      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谭寒都会说这两个字。
  
      剧本的事情还没过两天,品优娱乐那边却传出声音,说林雪会演这部电影,会出演林萱。
  
      理由是,还有谁能比她更像林萱呢。
  
      这个新闻让我看得笑。
  
      楼夕之在电话那头更是连连冷笑:“她演林萱?我都怀疑她是不是照着林萱整的!”
  
      导演想要找到最适合的女演员,所有被看中的人选都联系过,发出邀请,让我们试镜。
  
      我和楼夕之虽对这个角色都有顾虑,但我们一同认为——林雪更是没有资格。这个消息一出,网络上立刻分成两大阵营,一方是坚决认为林雪跟林萱长得像,所以应该让她演,一方认为林萱令人感动而怀念的,是她的气质、演技、她在艰难人生里所展现的高贵。林雪根本扛不起来。
  
      楼夕之唏嘘:“不过,到时黄锦立在背后一加把劲,说不定这个角色,还真有可能就落到她手上了。到时,她可真是把林萱的名声用到了极致。”
  
      她意味深长:“你能接受?”
  
      我和黄锦立的事,除了谭寒,现在只有她和阿ken知道。我告诉他们的时候,口吻很平静,说,反正也在意料之中,呵呵。
  
      就是因为这是最有可能的结局,所以这些年,我才固执的不愿承认我的感情。
  
      承认了,就是输。不承认……还能正大光明的看向他。
  
      当时阿ken气得发抖,眼睛都有点红了,楼夕之连连冷笑,他会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他们想去找黄锦立,却被我拦住了。
  
      只有在感情里被抛弃的那一方,才永远对赢家死缠乱打。
  
      “我突然觉得,我们其实也许并不是那么合适。你还是跟谭寒在一起吧。“可能是你之前拒绝过我,所以才对你这么伤心。但是为一个女人低三下四,终究不可能是我的作风。”
  
      那天的黄锦立这样说着。
  
      我淡淡道:“黄锦立就是喜欢那张脸,有什么办法。”
  
      我已经明白了。
  
      对男人而言,只要你不是他喜欢的那款型,做什么,说什么,都没有用。
  
      爱情是奋不顾身。
  
      但次数多了,人心也是会渐渐冷掉。
  
      楼夕之最终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
  
      ~~~~~~~~~~~~~~~~~~~~~~~~~~~~~~~~~~~~~~~~~~~~~~~~~~~~~~~~~~~~~~~~~~~~~~~~~
  
      楼夕之出于改编的难度考虑,和自身口碑考虑,推了这部戏,我按兵未动,所以一周之后,林雪即将扮演林萱的消息就传得沸沸扬扬。好像除了她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而低调的林雪也终于在微博暗示:“命运轮回”。
  
      下面一堆粉丝和水军庆祝。
  
      “哇,女神要演影后了。”
  
      “除了你,谁也无法演得出林萱的神韵。”
  
      “女神人美演技也好,根本就是林萱转世嘛!”
  
      楼夕之这两天与我联系频频,语气带着一种厌恶:“以前我最大的敌人一直是你,最作的女人是黎雪,但只有林雪,看似低调高冷,我最讨厌的却是她。”
  
      我望了一眼家里书柜上那一排排的dvd,林萱的写真集,新闻收藏资料。
  
      林雪和林萱差多少。
  
      我很清楚。
  
      当初为了黄锦立,我甚至比黄锦立更用心的研究过林萱,带着羡慕,带着女人的嫉妒,带着钦佩与感慨。这样一个伟大的女性演艺圈真的少有,而这样的人,真的要被林雪所饰演吗……
  
      当林雪在导演约定的地点看到我时,原本平静而从容的样子,顿时像是遭遇了地震,这是她最失色的一次。而不出所料,黄锦立就在她身边,林雪一只手还挽着她的胳膊。我的目光只是蜻蜓点水般,从两人相交的手臂处点了点,就朝她们露出一个影后惯有的笑容。
  
      “你们也来了啊。”
  
      这几天烈火红唇已经成为我标志性的妆容,加上可以散发出来的傲气,和看上去的气定神闲,刚刚还在低声跟黄锦立交谈的林雪,在气场上就被我足足压了下去。
  
      黄锦立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复杂。
  
      他没有跟以往那样玩世不恭的回话,反而显得有些寥落,黄锦立不自然的回避着我的目光。倒是林雪反应过来,她淡淡的微笑:“导演说我的气质、形象比较像。”说完,又像不好意思般的朝我露出一个歉意的眼神。
  
      我看了林雪一眼。
  
      她的确粉黛未施,看上去像不食人间烟火一样。跟我气场强大,艳丽大方的路线,天壤之别。如果是别的女星,大概会被“气质、形象比较像”这话一下子徒增压力,但我只是呵呵:“脸的确比较像,去趟韩国,都能有这个效果。”
  
      林雪有些尴尬,然后眼底透着一抹受伤的神色,却语音语调还是淡淡的:“我没有整容。虽然很多人不信,但冥冥之中命这种事可能真的存在。”她轻轻望向黄锦立,“就像锦立说,他第一眼就觉得我很熟悉。”
  
      我瞥了瞥黄锦立。
  
      他没有做声,只是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
  
      刚刚让林雪挽着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漏痕迹的抽了出来。
  
      他这是做给我看的吗?
  
      还是想表示他跟林雪没什么?这样反常的小细节,我留心了他这么久的人怎么可能注意不到,但是再一想,如果我真的懂他,又怎么会被他玩弄?我心里自嘲一笑,或许,连觉得自己懂黄锦立,都只是我的一意孤行吧。
  
      但林雪这女人,看似平静如水,却处处绵里藏针。
  
      长得不像林萱,是其他试镜女演员的劣势。而黄锦立,就算其他人暂时还不知道我们分手的事,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我的死穴?
  
      我眼睛眯着,带着笑。
  
      我懒洋洋的朝前走了一步,跟林雪的距离一下拉近。她一下变得非常局促,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保持了一个比较安全的距离。我调笑着:“黄锦立觉得哪个女人都熟悉,同样也觉得哪个女人都比不上‘真正’的林萱”。
  
      我微嘲的向黄锦立抛去一个挑衅的眼神:“是不是?”
  
      黄锦立并不是一个愿意让女明星攀过他尊严的人,所以以前楼夕之想要试探他,结果被他放弃。我原本等着黄锦立反击,想着这样也好,让我更加看清这对贱人的真面目。这样我也就正好死心。
  
      林雪也望向黄锦立,显然有让他开口帮忙说两句的意思。
  
      然而她等了半晌,黄锦立只是却丝毫没有要反驳我的意思,反而对林雪说:“不要再说了。”林雪微微一怔,接着“嗯”了一声,“本来就是我们对不起她。”
  
      她成功挑起了我的怒火。
  
      楼夕之说的不错,黎雪可能是最作的女星,但林雪真的是最让人讨厌的女艺人。利用跟林萱一模一样的容貌也好,心机手段也好,都恨不得让人甩她一耳光。
  
      不过我也是老江湖,言语上争个一两句没什么,但如果因为她单单一句话,而在这对她恶言相向,或是大打出手,损的不仅是我的格调,反而让她显得弱势,楚楚可怜。
  
      她越这样说着,我越是笑得霸气艳丽。
  
      “不,这句应该由我来说——因为你们今年一定会白来一趟。无论是某人心中的真爱,还是对这个角色渴望的不得了,你们注定拿不到。”
  
      我挑了挑眉,扯了扯右嘴角,朝林雪流露出一个冰冷的笑意。
  
      “因为,我、会、亲、自、拿、下、这、个、角、色。”
  
      林雪眉毛微微颤抖,有点用力的握住黄锦立的手。而黄锦立依旧是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看着我,眼睛里面是悲伤般的沉默。
  
      ~~~~~~~~~~~~~~~~~~~~~~~~~~~~~~~~~~~~~~~~~~~~~~~~~~~~~~~~~~~~~~~~~~~~~~~~~
  
      我和林雪即将试镜。
  
      导演让我们随意从剧本里面挑一段发挥,不知道为什么林雪挑的是林萱那时怀有身孕,对方却不承认那一场。黄锦立闻言,飞快的抬头,神色复杂的看了她一下。
  
      林雪正在在导演面前演着戏。
  
      她眼眶里面憋着泪,将落不落,开始了她的表演……
  
      黄锦立静静的坐着。因为工作人员的安排,即便我和他隔了一个座位。我还是被他们安排在一起。我一句话也没说,压根不想理他。就当这个男的在我生命中已经死去。
  
      “……其实,后来我想明白了,我对林萱只是一种迷恋。”
  
      “高贵冷漠,所以觉得她很干净。没有别的。”
  
      心狠狠一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