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星光的彼端 > 第 36 章

第 36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星光的彼端35
  
      平心而论,我跟她连朋友都谈不上。
  
      更不要提,黎雪曾经耍手段,抢走过我的角色。为什么生活中,总有的人会觉得“看,我都这么可怜”,所以我求你你就一定要让给我?
  
      对黎雪不怨恨报复,不落井下石,本身已是底线。
  
      但我没有立刻拒绝黎雪,而是转头看了看谭寒。不关心黎雪最后会怎么样,可我担心谭寒的反应。在那些过去的岁月中,谭寒已成为我人生中一个特别的存在。
  
      他不像黄锦立时而令我痛苦,时而令我伤心,时而让我欢愉。也不像阿ken那样,逐渐成为我的家人。但他却是我心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就像你的影子,冷静而无声,似乎可以失去,然而一旦没有了,你便不再完整。
  
      浓浓的阴影里,谭寒的眉峰拧着,幽黑的眼睛看着黎雪。他神情冷漠,但眼神还是有些不忍。他就像一座伫立在荒野里的孤独石碑,看似无情,却透出一种荒凉与悲伤。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我招了招手,阿ken看出我的意思,软硬兼施把黎雪劝了回去。我们三个瘫在沙发上,仿佛打了一场大战,但累的是心。气氛寥落了很多,大家一时之间没有说话,避而不谈刚才的事。
  
      “其实有些人,天生就不适合这个圈子。何必硬要往里凑?这也不是什么干净的地儿,早点退出,结个婚生个孩子,不照样可以过得很轻松?”过了片刻,阿ken才装作一副轻松的模样,说出这些话。他语气半开玩笑,实际上,是说给谭寒听的。他在开导他。
  
      “这就是我被剩下来的缘故么?看来在圈子里混,真的嫁不出去啊。”我也语气故作轻快的回应。
  
      “您是女王,风刀雪剑都不怕的好么?还在乎一个男人?”
  
      阿ken笑嘻嘻的,随着我一唱一和。
  
      我们一边说,一边暗暗打量了一下谭寒的脸色。在我们七扯八拉之下,工作室的气氛这才好了一些。谭寒也像忘记了刚才的事,唇角重新微微勾起,做着自己手上的工作。
  
      我让阿ken先走,说自己要留下看剧本。阿ken看了看我,又看了一眼谭寒,拍了拍我的肩,这才离开了。外面夜幕降临,整座城市都被浓重的夜色笼罩着,高楼大厦的灯光像是镶嵌着拜占庭时代的水晶酒杯,一格格的窗户仿佛错落有致的水钻,显得遥远而虚幻。
  
      我拿着果汁,在雪白的羊毛地毯上踱了几步,脚步有些犹豫。我看了看谭寒,他的身影像剪影一样,映在工作室做旧的复古墙壁上。阿ken临走时的那个眼神,代表他清楚,我和谭寒会有一番彻谈。
  
      “是不是在想黎雪的事。”谭寒看也没有看我,处理着手上的文件,他的语气冷静而理智。
  
      “那个角色……我没有办法让给她。”
  
      我吸了一口气,说出我的心底话。
  
      好莱坞这个角色,是我事业非常重要的一笔,关系我们工作室的未来。没有这个角色,我们就只能居于国内。有了这个基石,我们才能通向更高的影坛!不管是黄锦立也好,还是黎雪,还是什么其他人,我都不会让出。
  
      因为自从有了工作室后,除了从演员到一个工作室负责人身份上的转换,还有责任和义务的增加。我不再只是一个“有代言、能接片就够了”的女星。我身上背负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星途事业,还有那些投资、看好、支持我的人!
  
      工作室成立的越久,我便越能感受到,为什么黄锦立对他的品优娱乐那么上心,因为你会觉得那些是你的使命与成就。但跟黄锦立不同的是:他可以说出,没有宋微你,品优娱乐还是品优娱乐。他可以成为一个君临天下的帝王,即便孤身一人。
  
      而我却明白,我无法做到那样。谭寒也好,阿ken也好,都是工作室最重要的部分。他们是我事业的支持者,更是我人生中难得的战友和朋友。没有他们,我可能无法做到黄锦立那样。
  
      黎雪,她想在演艺圈混,却没有与之匹配的能力,她以往在粉丝面前装清纯,私底下骄纵,她哭泣流泪的样子也的确可怜。然而,提出这个建议,却是因为谭寒的缘故——因为谭寒跟她关系不一般,所以我才想是否需要帮她一把。
  
      “但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推荐她演国内的电视剧。或者在我制作的这部剧里面,演一个重要的角色。”
  
      “不用了。”
  
      然而,出乎我的意外,谭寒却直接拒绝了。
  
      我微微一怔。
  
      当时谭寒看黎雪的眼神分明是不忍心……
  
      谭寒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上次那个角色,本就不属于她。正是因为每次一哀求,一哭诉,就有人帮忙。所以才从来没有真正的成长。”
  
      “挫折、艰难,都是别人背负,有的人选择轻松取巧的办法,现在落入这个地步。也是……自己的原因。”
  
      “可是……”
  
      不知道这些是不是谭寒的真心话。
  
      因为我看不到他的脸,看不见他的眼神,但倘若这些都是真的,但他为什么不敢看着我……
  
      遮掩,本身也是一种无法面对。
  
      “但你真的想这样吗?”我斟酌了一下措辞,“我是说,过气、没人气,对一个演员来说,的确落差很大。她真的能承受得了吗?”
  
      我是从小演员熬过来的。
  
      在这个只看你一眼,就从你的资历、地位、名气、背后势力来评判的地方,它有着最功利的偏见。尝过了高高在上滋味的人,怎么可能甘心这种落差、落魄与耻辱?
  
      “这样对她反而更好。”
  
      “就像阿ken说的,有的人适合这个圈子,有的只不过是被它的浮华迷住。既然不适合,不如早点退出。”
  
      谭寒说的冷酷无情。
  
      好像黎雪怎么样,他一点也不关心。
  
      空气里寂静了下来。
  
      “谭寒,”但是,我对他说道,“你转过头,看着我。”
  
      他肩膀的线条僵硬了一下,过了两秒,谭寒才缓缓转过身。他幽深的眼眸,像是最平静的黑色湖面,看不出一点涟漪。
  
      我眯着眼睛,冷静的看着他。
  
      如果是以前,我大概真的会被谭寒的反应迷惑。可是现在的我,却更了解阿ken,更了解谭寒。他是一个责任心很重的人,他聪明有手段,却从不外露,然而,越是心中有愧,表面上越会做出根本不在意的样子。好像从此受到你的仇恨、漠视,本身就是一种应该的事。所以既然如此,那么不如由他来先做这个坏人。
  
      他总是习惯用这样的方式“惩罚”自己。
  
      “如果你真的不在乎,你应该骂她,痛斥她,骂醒她!这才是最正常的反应,而不是这样无动于衷,这么的理性……是不是其实很想为她争取这个角色,是不是因为觉得难办,所以才……”
  
      我推测,其实谭寒内心是想将这个角色让给黎雪。只是由于我的原因,他才陷入进退维谷的地步。
  
      “不,”谭寒眉头剧烈的皱了皱,扶着办公桌的手渐渐握紧,“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为什么?”
  
      在我看来,他跟黎雪一直在一起,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关系亲如兄妹,他为此故意冷冰冰的说话,就是为了遮掩心中对黎雪抱有极大歉意,这,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谭寒顿了顿,视线转到一边。
  
      “因为,最让我对不起的人,是你。”
  
      我微微一怔。
  
      “是我,拿走你最重要的角色。是我,挑拨你和黄锦立,是我让你国际影坛之后延后数年,是我……让你和黄锦立决裂至今。”
  
      他的背影有些僵硬,仿佛用了很大力气,才艰难的说出这些话。
  
      过了几秒,他接着说。
  
      “我做了这些事,你有没有怨恨我?”
  
      我的眼睛逐渐睁大。
  
      没有想到,直到现在,谭寒仍在担心我是否在怨恨他?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当我决定用他当我的左臂右膀那一刻起,我就决定把以前的事摁下。然而,抱着这样想法的他,还来我工作室工作——是为什么呢?是为了当初而赎罪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