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星光的彼端 > 第 25 章

第 25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星光的彼端24
  
      “微微……”良久,黄锦立才抬起眼睛,再次开口,“你现在正在气头上,我们彼此冷静一点再来谈。”
  
      他真是一个又聪明又克制的人。
  
      这么快就进行了情绪管理,重新恢复了冷静,把话题硬生生中断。
  
      我冷冷的嘲笑的看着他。
  
      办公室里的冷气吹得我的声音遍体生寒。
  
      “我一直很冷静,现在,我只想要一个答案——这个角色,你是不是非给林雪不可?!”
  
      “这是公司的安排。”
  
      他显然不想再跟我纠缠这个问题了。
  
      因为再纠缠下去,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就会同正在崩溃的山峦,最后一定会山崩地裂,溃不成军。
  
      但我随即就冷笑一声,打断黄锦立冠冕堂皇的理由,逼近他的眼睛。
  
      “这到底是公司的安排,还是你的安排?——为什么不承认,这就是你的私心。”我大声道。
  
      私、心,这两个字,是我和他一直避而不谈的字眼。
  
      但是谁都明白,黄锦立对林雪怎么可能没有私心?只要黄锦立憧憬仰慕着林萱一天,他对林雪就不可能没有私心。
  
      黄锦立瞳仁狠狠一缩,他像是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突然之间被我戳中真相。他就像一座一直以来坚不可摧的帝国,现在却被我直指出它一直企图掩盖的虚幻。他不安、错愕,却又拼命维护着他的错觉,不停的防御着。
  
      “不,我没有私心,这是你的误解。因为你太想要得到这个角色,你只考虑你自己的事业,所以你没有从公司的角度去思考。”
  
      外面明明是盛夏酷暑,但我却觉得这里冷得犹如年初那场最冰冷刺骨的暴风雪,那个时候,黄锦立用大半部□体替我遮挡雪花,我们浑身上下都是白色落雪,但彼此靠近的地方却觉得温暖,而现在,尽管我们靠的这么近,彼此之间的温度却冷到了极点。
  
      悲伤与不满已经干涸。
  
      嗓子里流淌出来只是嘶嘶的寒气。
  
      “是我没有站在公司的位置思考?”
  
      “就算我只考虑我的事业,就算我很想要这个角色,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我承认我是想要这些,可你呢,黄锦立,你呢,你又在逃避什么,否认什么?
  
      “你念念不忘的是林萱,你想把林雪打造成第二个林萱。但你看清楚,林萱的冷清是当年被黑社会强迫,是看穿圈子里的勾心斗角,是只追求艺术的不争不抢!她的演技是用人生阅历、坎坷、磨难换来的,而被你保护的好好的那个温室的花朵,她除了蹩脚的装清高,装冷淡,除了那张脸,到底哪一点像林萱?!她怎么可能像她?怎么可能是她!”
  
      “这个世上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可能被第二个人代替!”
  
      我说得越快,黄锦立就越像一个被刺穿要害,却不承认自己只是活在一片充满假象与谎言世界之人。
  
      他皱紧眉头,剧烈而有力的频频否认般的摇着头。
  
      “别说了!别说了,宋微!”
  
      “你说的这些,完全是唯心之论,林雪没说过你任何不好,你说她装清高,装冷淡,是不是太武断了点?你不了解林雪,更不认识林萱,你有什么资格来评判她们两人。”
  
      “有什么资格?“
  
      我看着黄锦立的眼睛,苦笑一声,缓缓说道。
  
      “如果我告诉你,我看过林萱所有的电影、电视剧、绯闻、新闻,我看过她所有的采访、视频、专题片;如果我告诉你,我像暗暗集齐所有关于你一切的那样,花了同样的时间和精力关注那个你暗恋憧憬的人;如果我告诉你,我比其他人更了解你,就像我比其他人更了解她一样……那么,这样的我,有没有资格评价她们?”
  
      “明明是这么多不同。为什么你会觉得林雪就是她,为什么你要在林雪身上找着林萱的可能?林萱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啊!而林雪从来不可能是第二个林萱。”
  
      在我说出“死”那个字眼的时候,黄锦立胸口一阵猛烈的起伏,眼睛里闪过巨大的波动,像是被闪电击中一样颤抖着。
  
      他的神情陡然一变。之前黄锦立的脸上是对我的内疚,惭愧与想要补偿的心情,而此时此刻,他就像是一个被触碰到逆鳞的人,一下子戴上了一张残酷的黑暗面具。
  
      ~~~~~~~~~~~~~~~~~~~~~~~~~~~~~~~~~~~~~~~~~~~~~~~~~~~~~~~~~~~~~~
  
      黄锦立脸上没有往日的散漫风流,没有商业精英时的自信满满。他眼睛里的那些情绪统统被最黑暗的东西吞噬,只留出一线锐利的、冷酷的、暴虐的气息。像是一个彻底负伤的野兽被激怒了一样,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励志。
  
      他从没在我面前显示过这么的神情。我甚至不知道他有这么冷酷的一面。
  
      我被黄锦立锋利而无情的目光盯得一惊。
  
      而此后,我承受了人生中最痛苦最黑暗的时刻之一。
  
      黄锦立的眼睛里绽着尖锐而犀利的冰冷,他高高在上、讥笑的凝视着我,嘴里吐出的是一种傲慢而轻蔑的声音。
  
      刻意的、缓慢的。
  
      像是最可怕的酷刑,一定是慢慢熬到人死。
  
      “哦,原来你对我这么关注。”
  
      黄锦立突然这么平静的开口,但我立刻产生了不好的预感。他拖长着声音,而这,成了我今后一辈子都不想再听到的话。
  
      他黑色的桃花眼看着我,往日那双迷人的眼睛此刻则称了最残酷的刑具,他故意说出这种残酷而毫无感情的话语,恶意穿拆我的秘密。
  
      “呵呵,难怪你比其他女性更引起我注意,更令我好奇……原来是‘有备而来’,‘做了不少功课’,”
  
      我的呼吸陡然一窒。
  
      一直不敢倾诉,担心的就是会被误解,会被误读,黄锦立背后的财富这么多,地位那么高,即便是一个路人不小心站近了,都会被“阴谋论”,被解读出种种含义。
  
      而现在,当所有的媒体都认为我跟其他人不一样,不是靠黄锦立上位,而黄锦立却开始这么想……
  
      黄锦立甚至还轻笑起来。
  
      他眼神冰冷的看着我,轻柔的笑声像是深渊里最恐怖的噩梦。
  
      “难怪你这么成功,比所有女星都成功。宋微,我真是小看了你。什么防微杜渐,我才是那个最应该提防的人吧。”
  
      一瞬间,我脖颈僵硬,心都凉了。
  
      背部冒起一层细密的冷汗,彻骨的寒意从脚底往上翻涌。
  
      整个心顿时坠入深谷,却不知道哪里是个尽头。
  
      他认为这就是我的成功?
  
      从没这么难受。
  
      我可以忍受所有媒体的污蔑,所有围观人情不明真相却跟风的嘲讽奚落,那些伤害固然很大很多,然而他一句话抵得过他们的总和。
  
      我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
  
      好像这样就可以避免黄锦立无情的攻击,这些话已经让我无法招架,往日的那些逞强快要崩溃,可黄锦立还是抓着我的手,步步紧逼。
  
      “这样说起来,你可真是心机深沉,善于忍耐。”
  
      黄锦立黑色的眼睛里,只剩下黑色的火焰,那是愤怒、无法挽回的悲伤、不可以被碰触的禁忌凝固而成的火焰,他像是在对待人生里最憎恨的敌人,毫不留情的用一切手段残忍的对付着我、打击着我。
  
      “楼夕之在的时候,你一直对我若即若离,ese想要挖你的时候,你迟迟不回应,你表现出一副与众不同、有情有义的样子,让我觉得你跟其他女人都不一样……其实,都只不过是你的算计而已。”
  
      “只不过为了把自己的感情卖一个好价钱。”
  
      “现在,你全部都得到了,品优娱乐的重点资源,一线女星,电视剧女王,影后……哦,就差一个好莱坞角色。”
  
      “所以你急了,开始争了。这就是你跟林萱的不同。你说对了,她从来不争,她从来不会向我要任何东西,哪怕我捧在她面前。”
  
      “不过,你的确比其他女星都聪明,你忍耐到最后,因为你知道,在整个品优娱乐,现在你资历最深,我也必须答应你任何条件……”
  
      黄锦立顿了顿,他眯起的桃花眼泛着碎冰般寒气的笑意,说了一句话。
  
      那是我有生以来最难受的一句话。
  
      他讥讽的笑着。
  
      “宋微。”
  
      “你真是……太聪明了。”
  
      黄锦立把我的手狠狠甩开,眼神像看着过去贴上来的那些女星,同样的嫌弃与鄙夷。
  
      ~~~~~~~~~~~~~~~~~~~~~~~~~~~~~~~~~~~~~~~~~~~~~~~~~~~~~~~~~~~~~~~~~~~~~~~
  
      宋微,你真是太聪明了。
  
      他居然这样说?这居然就是他最后对我的评价!
  
      心被狠狠插上了一把匕首。
  
      胸口起伏越来越急促,几乎呼吸困难。
  
      仿佛所有的寒气侵入了全身的毛孔,整个人像被摁在冰雪地里,从头凉到了脚,整个人都窒息了。即便往后过了十年,回想起这一天,我还是会觉得全身发冷,手脚冰凉。从此,我讨厌每一个盛夏和这样的下午。
  
      是啊,我真是聪明啊。
  
      我居然能够筹划这么多,居然能算到这一步。
  
      黄锦立,能够被你如此看高,能够被你像是全世界最仇恨的敌人对待,能够被你用最残忍最冷酷的语言攻击,能够被你用来跟林萱相提并论,我真是太荣幸了!
  
      我大声笑了起来。
  
      尽管笑声显得有些凄凉与刺耳。
  
      黄锦立。
  
      最初,我想要的是你的爱,可是你永远看不到我;第二次,我只希望你能看见我,看到我的成就,尊重我、公平对待我,结果却是这样!
  
      我曾说过,在通往星光彼端的这条道路,就算光鲜亮丽的名利与地位之下,铺满着扎得人鲜血直流的玻璃渣,我依旧可以面带笑容的赤脚走过,一直逞强一点也不喊痛,只要能站到最高的地方,被你看见,与你并肩而行!
  
      而现在,我才知道,我真是错的离谱。
  
      我像是被逼入绝境、淌着血的困兽。心中的寒气嘶嘶的怒吼着,既然结果还是这样,既然连真心都被你嘲笑鄙夷,那我还有什么无法抛弃?还有什么需要隐瞒。如果不如一起痛苦,让你知道,我喜欢你,我对你的付出,从来不是为了利益驱使,也从来不是因为自己的事业,而是……
  
      眼眶热得仿佛被淬炼的毒药熏过一遍又一遍,世界越来越模糊。
  
      而我却不愿为此掉一滴眼泪。
  
      没有不公平,比你喜欢的人对你的不公平更难受。没有什么诛心之论,比出自你爱的人之口,更诛心!
  
      ——既然痛苦,那不如一起痛苦!
  
      ~~~~~~~~~~~~~~~~~~~~~~~~~~~~~~~~~~~~~~~~~~~~~~~~~
  
      我看着黄锦立的眼睛,只是狠狠笑着。
  
      “是啊,我真是太聪明了。”
  
      “但我这辈子唯一不聪明的——就是喜欢上了黄锦立你!”
  
      我破碎的声音低吼出最后一句话。
  
      黄锦立脸上的表情狠狠一震。
  
      瞳仁一瞬间放大,里面是全然的不可置信,吃惊。
  
      黄锦立的手指颤抖着,指着他自己,又指着我。
  
      他整个人几乎是惊呆了,万分震惊的看着我!像是世界上最不可能的事情发生在他眼前!刚才所有黑暗、残酷的气息,犹如快速褪去的海潮全数退散。他像是一个从噩梦之中,惊醒的人,这才发现自己在睡梦之中做出了那些不可饶恕的事!
  
      他的脸上在流露出“怎么可能”的同时,再次恢复成往日那个不那么具有攻击性的黄锦立,他开始变得迷惑、挣扎、痛苦;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一般。
  
      他可能开始意识到。
  
      他从没有有意识的去伤害什么女人,就算楼夕之、黎雪背弃他,他也没有像厉睿对待封景那样封杀她们,但竟然对着一个喜欢她那么多时间的女人说出那么残酷的话。
  
      “你……你爱我?”他像是被人烫伤一样,艰难的吐出这个字。
  
      黄锦立挣扎着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不过他应该什么也看不清了。
  
      几百米高的高楼大厦外,炽热高照的漫天艳阳只是顷刻之间立刻变成一片阴暗,乌云大作,电闪雷鸣,盛夏的暴雨像是山洪暴发一样,霹雳巴拉从整个天际泻下,黑隆隆的砸在这间办公室的玻璃窗上,像要把整个窗户震碎一样。
  
      因为从这一刻起。
  
      我眼睛注视的方向,再也不会是他望向的地方,我眼睛暗暗追随的地方,再也不会有他在的地方,我眼睛里所投射的倒影,再也不会是他留在我心底的映像。
  
      黄锦立。
  
      第一次,我祈求,第二次,我争取,但从今以后。
  
      我再也不会了。
  
      再也不会了。
  
      ~~~~~~~~~~~~~~~~~~~~~~~~~~~~~~~~~~~~~~~~~~~~~~~~~~~~~~~~~~~~~~
  
      从三月到六月,从六月到九月,从九月到十二月。
  
      我从来没有觉得,原来一年的时间可以过得这么快,又这么慢,《女皇》拍摄的结束没有多久,就期待好莱坞角色,好莱坞角色争取失力,《女皇》的电影宣传便开始启动了。
  
      黄锦立好像开始意识到那天的情绪。
  
      半个月之后,他开始试探性的给我发消息,试探性的送花给我,试探性的送我无数礼物、奢侈品、珠宝,试探性的约我出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