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星光的彼端 > 第 11 章

第 1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星光的彼端11
  
      这个娱乐圈,有的羡慕他人人气高,有的羡慕他人片酬高,有的嫉妒他人地位高,还的嫉妒他人嫁得好,背后金主强硬。
  
      人类在社会的本质就是沟壑难填。
  
      而娱乐圈的浮法与名利,简直像是放大镜,将这个性质放大得丑陋无比。
  
      为什么她可以演女一号我演不了,为什么她这么幸运一部片子就红了我却红不了,为什么她的后台这么强大一句话就可以夺走我的角色这不公平……?当你可能一步登天,或者苦苦挣扎求而不得时,那种转瞬即逝的机会是就像是浮士德里面魔鬼,只是勾勾黑色的手指,你就会奋不顾身的往地狱跳。
  
      阿ken曾说,我其实是个很有主见且清醒的人,否则不会在当初那么艰难的时候,还能阻挡那些暗示与诱惑。所以就算林萱是那么传奇的人物,我也从来没有嫉妒过她,所以就算楼夕之之前比我名气更大,我也从没羡慕过她。
  
      可我现在的笔记本屏幕上,却是林雪在《皇家骑士5》的娱乐新闻网页。
  
      林雪面上蒙着一层银白纱,金色的橄榄叶形腰饰将她的腰部衬托得极其优雅而动人,而她眉宇间秀气中透着一丝高冷,右手举着一柄金色的长矛做出投掷的姿势,洁白的希腊长袍在海风中猎猎飞扬,灵气美丽得如同西方神话史诗里面的精灵公主!
  
      新闻里面不断夸奖她多么具有林萱的气质,为了演好戏受了怎么样的伤,好莱坞剧组又是如何看好她赞美她……
  
      而她又是多么谦虚又低调。从不认为自己是女神。
  
      下面一片夸赞。
  
      国内媒体更是把她封为“女神”。
  
      当你对自己足够了解,而且信念坚定的时候,没有什么能动摇你。
  
      可是,连信念都开始动摇的时候呢?
  
      品优娱乐从没有动用如此巨大的国外媒体资源赞誉我,夸赞我,而现在,他们却将这一切给了这个叫做林雪的小新人。
  
      楼夕之有一句话说的没错。
  
      “难道她长得像林萱……所以她不用绯闻缠身,不用演小配角,偶像剧,不用被攻击不用被当枪靶,就可以顺顺利利走上国际影坛?而做了这么多的你,到头来却什么都得不到?”
  
      资源,力捧什么的,只不过是面子与自尊心过不去。
  
      可你其实知道。
  
      心底觉得如鲠在喉到底是因为什么。
  
      从不说什么。
  
      可偶尔也会觉得失望。
  
      ~~~~~~~~~~~~~~~~~~~~~~~~~~~~~~~~~~~~~~~~~~~~~~~~~~~~~~~~~~~~~~~~
  
      两部偶像剧终于杀青,因为陆瑜回归,林雪这个新起之秀,以及ese和皇冠荣耀终于发现他们被黄锦立和陆瑜联手给耍了,所以现在那两家公司炮轰的对象终于不再是我。
  
      而随着外面的局势愈演愈烈,品优娱乐内部的竞争也开始白热化。进军好莱坞的机会谁都想抢。连林雪这样的小新人都能抢到,为什么我抢不到?这几乎是现在所有品优娱乐女艺人的念头。大家开始蠢蠢欲动。有时从公司里面经过,我都能看到那些女性后辈眼中的怜悯和对星途的跃跃欲试。
  
      我让她们看到了悲催。林雪让她们看到了希望。
  
      这就是我的作用。
  
      但我懒得理她们。
  
      我为什么要因为这些烂事把自己搞的容颜憔悴?姐还要凭着现在的美貌出现更多的商业活动,把钱转到手再说,反正男人已经靠不住。所以狗血的偶像剧一杀青,我就让谭寒帮我预约了一个最全套的spa,做脸,全身按摩,加上热石疗法……
  
      我觉得浑身毛孔都舒服了。
  
      按摩简直才是女性最好的恋人。其他的给我滚蛋吧。
  
      我这样想着。
  
      然后昏睡了三天三夜。
  
      梦里,花的香味还很清晰,仿佛就飘散在夜风里。夜晚很宁静,让我觉得身心愉悦。
  
      我听见一个男人调笑道:“影后就这么难约么?我作为粉丝心都要碎了。”
  
      身着银色绸光的女人并未接腔。
  
      她只是淡淡扫了男人一眼:“借过。”
  
      她的语调明明是那么平淡,她的眼神明明是那么平淡,可是你却会觉得仿佛全世界最圣洁的冰雪之光都笼罩在她头上。就连她的一个眼神,一个呼吸,都像冷风之神秘,银河之辽阔,星云之灵美,全部揉进了她的气场……
  
      俊美的男人锲而不舍。
  
      脸上的笑容略显戏虐,眼底却有一种尊重与隐隐的期盼。
  
      “影后每年在国内待的时间这么短,我们都很伤心啊,这次能多待一点时间吗……”
  
      他越说声音越低。
  
      眼睛里却露出温柔的神色。
  
      一道斜斜溢出来的树枝不小心挂了一下对方的头发,男人连忙紧张道:“别动。”他小心翼翼的靠近,脸上刚才浮夸的神色消褪,眼睛里满是认真。他仔细的将树枝从对方头发上拉开,像是在对待全世界最值得认真对待的事情。
  
      我从没见过吊儿郎当的男人,可以这么细心的去解一个女人的头发。
  
      比对方都还关心谨慎。
  
      而女人却无所谓,直接往前一步。
  
      树枝被拉开了,而她被造型师精心梳理的发型却被破坏了。一捋发丝滑落下来。男人不但没有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白费了,反而眼中露出一种欣赏的目光,好像无论怎么样,她在他眼中都是美的。
  
      那样的眼神,让我心里生出一点羡慕。
  
      尽管那个时候,我从没有想过自己以后的人生会是什么样,会不会有男人同样如此细心,同样眼底充满着隐忍的爱意?
  
      但这个场景让我隐约有点心动。
  
      后来我才知道,心动才是一切的枝芽。
  
      它会发芽,抽枝,渐渐长成一棵树,每一个树枝都是你隐秘的期盼,每一个年轮都是你喜欢的心情,每一个树洞吞噬着你深夜所有的不能说。
  
      男人伸出修长的手指,再次细心的把对方的头发理了理。、
  
      像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教徒,虽然对方依旧是事不关己的冷漠神色。
  
      他恋恋不舍的看着她离去。
  
      银色绸光长裙在地面上拖过,像是海风冷淡的从陆地褪去。他低头看了看他的食指,那只手刚刚抚摸过她发丝,眼底是一片柔情的海……
  
      那个时候真的只是羡慕。
  
      只是对未来的爱情生出一点点幻想的轮廓。
  
      男人待得太久,久到差点让我觉得他快变成雕塑了。在我觉得一切变得无聊时,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有点想跟他说说话。
  
      “喂,她都走了,还看什么看。有那么漂亮么?”
  
      真的只是想跟他聊两句。
  
      只是没想到我的语气居然有点……酸。
  
      “那是当然。她是全世界最美的。”语气调戏中透着果断的维护。
  
      他转了过来,噙着笑,一双桃花眼在夜色中迷人极了。
  
      好像被电了一下。
  
      没有想到一个男人的魅力值居然会那么高,一时之间,居然心怦怦直跳,思维不受我控制起来。
  
      “哦,暗恋真是件又悲催又美丽的事。”
  
      简直有点胡言乱语。
  
      对方那双迷人的眼睛一瞬间微微睁大,随即轻笑了一声,“暗恋?”他似乎只是很随意的发问,“我暗恋她?”
  
      努努嘴。
  
      “何止暗恋,简直是明恋吧。你刚才那看她的眼神,简直都能把她给融化了。”
  
      我其实并不是一个细腻的人。
  
      向来大大咧咧,带点豪气,根本不擅长察言观色,洞察人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时我的直觉反应就是这样的。
  
      他陷入了一阵沉默。
  
      就当我担心是不是说错话了,他突然抬起头,故意朝我做了一个挑逗的眼神,好看的双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点开心,“啊,要融化了吗?看来只要再努把力就可以了。”
  
      他那样笑着。
  
      我的世界像突然被安装了一个漂亮的旋转木马,所有的木马们欢乐的绕着圈转了起来,彩灯欢快的闪烁着。
  
      “谢啦,小美女。”
  
      他洋洋自得,走过来摸摸我的头。我皱皱鼻子,把他的手甩开,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高兴。
  
      “可她显然是块千年寒冰,我怕你还没把她融化,就被冻成冰雕了。”
  
      刚刚摸着我脑袋的手,立刻敲了我一记栗子。
  
      “痛!”
  
      “活该。”
  
      “……有那么漂亮么,男人都不应该矜、持一点么?”
  
      他被我的话逗乐了,大笑出声。
  
      “你懂什么。”
  
      “你有见过即使成为影后,还为不出名的龙套争求机会的吗?你有见过她演戏时的那种专注的眼神吗?你见过她在电影里那种精湛到了极点的演技吗?她冷漠高傲,跟其他抱大腿潜规则的女星完全不一样。她的天赋,坚持,高贵,是全世界女人都比不上的。”
  
      说着这些的时候,他的桃花眼里是大海般的倾慕。
  
      “难道就没有其他女人做得到?”
  
      还是不服气的争辩。
  
      “天赋这种东西与生俱来。坚持更是一个人身心的毅力。高贵是后天的磨砺与气质。”他斜睨了我一眼,“你现在身上具备哪一个?”
  
      如果说我人生的分割点是从哪天开始,我想就是在这一晚。
  
      他的话让我羞愧。
  
      而这种羞愧突然让我变得清醒。
  
      我的人生本来没有目标,可是这一刻,却也想要成为一个能得到这样关心和维护的女人。
  
      因为他的神态、动作、眼神,让那时的我心驰神往。
  
      我也希望有个人以后会对着其他人说——这个女人,跟全世界其他女性都不一样!当说出这句话时,他的眼睛里是满满的骄傲。
  
      “你要成为一个像她那样的女人。”他的眼睛微微一眯,像是一片最醉人的深海,他轻笑道,“能做到吗?小美人。”
  
      我脱口而出。
  
      “为什么要跟她一样?”
  
      “即便跟她不一样,我以后也会成为一个很棒的女人!”
  
      “哈哈哈!有志气!”他哈哈大笑,笑声爽朗的仿佛空山里面的风声,“虽、然、我、不、相、信。”
  
      “你……”我气鼓鼓的。
  
      他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三个女人发现:“太子!太子,你怎么在这,跟我们一起进去吧。”那些女人撒着娇,眼睛则含着敌意看着我,他却从善如流的搂着她们,脸上的神情变得懒洋洋的,“好呀,陪你们进去。”
  
      他的桃花眼里依旧含着笑。
  
      可是我却觉得,他此时的笑意跟刚刚对着那个女人的,还有刚刚跟我聊天的大笑完全不一样。
  
      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