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星光的彼端 > 第9章

第9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告诉谭寒我在这。
  
      谭寒沉默了一阵,像是在思考这句话的真假,片刻之后:“——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靠近她。”
  
      瓷碗跟大理石流理台碰撞,发出“当”的一声刺耳的声音。
  
      我止住脚步,只听到黄锦立声音有些冷。
  
      “她是我的艺人,我是公司老板,你是以什么地位和资格对我说这番话?”
  
      谭寒其实是一个特别不爱管闲事的人,所以他几乎不会跟其他人发生冲突。但是这一次,在黄锦立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下,谭寒不仅没有退缩,反而目光凌厉的看向他,像是冷兵器时代的利剑。
  
      “就是因为她是你的艺人。所以请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她!”
  
      黄锦立盯着谭寒,眉间皱了一下,形成一个小小的“川”字。那是有些恼怒的迹象。两个同样高大英俊的男人,站在黑色奢华的水晶灯下,他们的眼里有两只势均力敌的黑色豹子。
  
      “我和她之间的事,不用你操心。”
  
      不知道是不是顾忌我在这的缘故,黄锦立脸上浮现出一个“拒绝交谈”的神情,似乎不想跟谭寒有过多的交流。
  
      我隐隐觉得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氛非常微妙。
  
      照理来说,谭寒也是品优娱乐公司的一员,可他却完全没有惧怕黄锦立的意识,而黄锦立身为公司总裁,却似乎对谭寒有一种天生的男性敌意。
  
      我准备下去打个圆场。
  
      这样两个风度翩翩的帅哥为我吵起来,可真是太罪过了。结果刚迈开脚步,谭寒低沉的声音就再次响起。
  
      “为什么楼夕之没有拿到影后奖项——你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
  
      我的心一顿。
  
      脚步停在空中。
  
      “你之所以为宋微争取这个奖项,并不是因为被她演技打动,更不是认同她的努力。而是你得知,楼夕之已秘密跟ese签订协议,所以你当机立断,撤掉了她的奖项!”
  
      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一回事。
  
      我像是被人轻轻扇了一记耳光。当时黄锦立说的那句“有时艺术比商业更重要”还触动了我一下……
  
      原来真实的情况是这样。
  
      “你明知道宋微得到影后,本应该去接更大阵容的电影,往更高端的影后之路走。就像林萱摘得影后桂冠后,就再也没有接拍过电视剧。但是你依旧鼓励宋微去演电视剧——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你现在需要宋微占据头版头条,需要她不断炒热话题,需要她替你引开注意力,以便你好部署你的战略!”
  
      谭寒往前一步,逼近黄锦立。
  
      晕黄的射灯下,金色的光线铺在他身上,尽管他跟黄锦立在身份上有着差距,但气势上丝毫不输一筹。
  
      黄锦立皱了皱眉,视线微不可闻的朝我这边扫了扫。
  
      我贴着墙壁的死角站着。
  
      “她不是傻的。她真的不懂电影和电视剧的地位差别?不懂接拍这些偶像剧对她影坛、商业定位的影响?”
  
      “她什么都懂。只是她什么都不说。”
  
      “黄锦立,宋微为你做到这个程度。哪怕你有一点点从心底为她考虑,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谭寒说了这些并不是我授意的。
  
      平日里我也从没跟他聊过这些,每次他问我是否疲累,是否值得时,我都是笑嘻嘻的插科打诨过去。
  
      我以为他并不知情。
  
      因为我从不想让人知道我这么做的用意。就像我从不希望让黄锦立看到我的疲态一样。只要站在他面前,就算手被钉子贯穿疼到极点,我也希望自己脸上挂着最光鲜亮丽的笑容,连滴血的手都是一种魅力。这才是我最完美的面具,或者最坚固的防线。
  
      ~~~~~~~~~~~~~~~~~~~~~~~~~~~~~~~~~~~~~~~~~~~~~~~~~~~~~~~~~~~~~~~~~~~~~~~~
  
      谭寒像是上阵杀敌的英勇先锋,而黄锦立如同敌国的将领,态度冷傲。他目光锐利的直视谭寒,脸上的笑意未散,只是一点点变得冰冷,像是凛冬寒气逼人的冰渣子。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就像一阵冰凉的寒风刮过无垠的荒原。
  
      半晌,黄锦立眯起眼,对着谭寒高傲的昂起下巴,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我没有必要跟你多说什么。”
  
      黄锦立不屑的扯动了一下嘴角。
  
      “有权利得到我解释的,只有宋微本人。”
  
      “另外,”黄锦立嘴角轻蔑的意味加重,一双桃花眼瞥了瞥谭寒,“这些事是黎雪对你说的?呵呵,有时间为宋微说话,不如先理清你和黎雪之间那乱七八糟……”
  
      “——怎么,有人为我说话,就让你不爽了。”我露出一个艳丽的笑容,打断黄锦立的话,从他书房里沿着楼梯款款的走了过来。
  
      站在厨厅的谭寒和黄锦立双双一愣,两人的脸上飞快划过一丝尴尬。而后,一个一脸恢复成平日的痞子般的笑容,一个恢复成沉默寡言的表情。好像之前两人的交谈没有发生过一样。
  
      两人都聪明的沉默着,知道再多说下去,只会让气氛更尴尬。
  
      “谢谢你煮的粥,”我对着黄锦立笑了笑,人却站在了谭寒这边,“当然,谭寒做的,比你的要好吃一些。”
  
      虽然你是第一次为我做。
  
      然而,谭寒已经给我做了好久。就像谭寒已经很早就开始把我的事情放在心里。
  
      黄锦立脸上瞬间划过一丝不悦,但还是露出一个慵懒的笑。
  
      “是吗?反正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一时的心血来潮?
  
      煮粥,还是对我?
  
      他看着我的眼睛,我也看着他的眼睛。到头来,我们永远站不到一边,永远不是我所希望的那样并肩作战。
  
      我挽着谭寒的胳膊,抬起下巴,“我们回家。”
  
      谭寒冷静的开着车,我侧躺在后座,从背后看着谭寒。
  
      他那样沉默,又那么洞悉一切。
  
      “并不是专门为他做的。”
  
      “没有人能让我付出全部,我做这些也不是为了让他感激,或是怜爱。”
  
      “只是因为我想做,就做了,哪天我不想做了,就不做。”
  
      “做这些,全凭我乐意。”
  
      “更是因为——我是宋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