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疯狂心理师 > 第六百六十章 这么反常识的事

第六百六十章 这么反常识的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原理?”
  
  三个女孩诧异地看着沐春,这其中还有什么原理吗?
  
  “嗯,陈丰的父母跪在地上不愿意起来,并且持续哭泣二十多分钟对不对?”沐春问。
  
  “是的,二十多分钟。”刘田田回答。
  
  “你们劝了很久,该说的都说了,还是没有用对不对?老人是不是仍然很悲伤,仍然哭喊着,悲痛欲绝是不是?”沐春又问。
  
  “是啊,至少我上楼来找你之前是这样的,我下楼之后看到的也是如此。”刘田田愈发不解地皱起了眉头。
  
  夏小影很认真听着,脑子飞快转动,但还是只得出一个结论超纲了。
  
  “陈丰的父母悲伤是一定的对不对?”沐春喝了口水,看了一眼楚思思。
  
  “我?”楚思思眨了眨眼睛,“悲伤肯定是一定的,陈丰刚死,老人家肯定是悲伤的。”
  
  “类似于疯狂地跪在地上不愿意起来,或者说今天早上在‘花园桥社区卫生中心的悲伤’是不是一定的,是不是无法控制的?”
  
  “难道?沐春医生的意思是老人家的悲伤是装出来的?”夏小影说完之后立刻双手捂住自己的嘴,看着刘田田凶光闪闪的眼神连连摇头。
  
  “你胡说什么呢?老人都哭成那样了,说是装出来的,良心不会痛吗?”
  
  “田田。”楚思思拍了拍刘田田的肩膀,小声道:“别这样,小影也是想到什么说什么,不要怪她。”
  
  “话不能这么说,”刘田田不顾楚思思的阻拦,继续说道:“我不认为老人家是装出来的,至少不可能全部是装出来的,又不是演习,对吧。沐医生还是你来说吧。”
  
  “我怕你打我。”沐春突然神色哀怨。
  
  “什么嘛,沐医生尽管说就是了。”
  
  “好,两位老人非常悲伤是不是?”
  
  三个女孩一起点头。
  
  “悲伤并非无法控制才长跪不起。”
  
  “怎么可能,沐医生怎么这么说,我不能理解,沐医生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就说我怕你打我。”沐春抱着脑袋,挣扎着揉了几下肩膀。
  
  刘田田异常生气地在原地颤抖,楚思思拍拍她,她又把楚思思的手甩了回去。
  
  意难平,气难消,刘田田一连说了几句刺耳的话。
  
  “沐医生怎么也说出这么没有人性的话。”
  
  “老人家今天的情绪肯定是不能控制的啊。”
  
  正在这时,沈子封出现在身心科诊室门口。
  
  “刘护士果然在这里啊,方主任想请你帮个忙,下午外科这边需要一位护士,我们的护士今天请假了,下午有一个门诊小手术。”
  
  沈子封说完,刘田田客气地答应了一声,又问道:“什么时候?下午手术几点?我在想我是不是来得及吃午饭。”
  
  “来得及来得及,下午两点手术,还早,你一点四十五分到外科这边来做术前准备就行了,我可跟你说好了啊。”
  
  沈子封眯着绿豆般的小眼睛,看上去和善极了。
  
  刘田田也报以相同的友善,还不忘问沈子封是不是吃过午饭了,瘦的都像是胃不好一样。
  
  “他的确胃不好。”沐春在一旁起哄。
  
  “别乱说,我没什么胃不好,我就是吃不胖体质。”沈子封和大家摇了摇手,下楼去了。
  
  沈子封刚走,刘田田的眉毛又翘了起来,抿着嘴,不到两秒时间,又开始怒气冲冲。
  
  “沐医生,我刚才还没说完呢”
  
  “等一等,你现在是不是火气还是很大?情绪很暴躁,非常愤怒?”
  
  沐春半躺在椅子上问道。
  
  “昂,没错,我非常愤怒好不好?难道有什么不对吗?虽然我很尊敬沐春医生,可是那两位老人可是刚刚失去了亲人啊,你怎么可以说他们的悲伤不是真实的呢?”
  
  刘田田的语速越来越狂,胸口欺负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双手紧握成拳,说话的时候,牙齿都仿佛要在嘴里打仗。
  
  “好,你现在很愤怒,没有错,你刚才也很愤怒是不是?”
  
  “什么刚才?我一直都很愤怒,我觉得难以理解啊。”
  
  “不,我的意思是你刚才也很愤怒是不是?刚才是指沈子封医生进来之前。”
  
  刘田田不知道沐春在说什么,她也没时间思考那么多。
  
  这个沐春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在这么简单的事情上绕不明白了呢。
  
  我从刚才开始就很气愤,这不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事情吗?
  
  除非这里有人眼睛不好,或者缺心眼了,或者有什么情感识别障碍了。
  
  “我的意思是沈子封医生来之前你是不是很愤怒?”
  
  沐春心平气和地又问了一遍。
  
  “没错。”刘田田索性用力点头。
  
  这也没什么不能承认的,难道老人家的悲伤不被认可,这种事情还应该高兴吗?
  
  难道她愤怒还有错了?
  
  “是的,我就是很生气,我就是很愤怒。”
  
  刘田田提高了嗓音,理直气壮。
  
  “你没有。”沐春仍旧心平气和地说。
  
  真让人讨厌啊,怎么这种时候还能这么心平气和,沐春医生这个时不时不正常的毛病果然是发作起来猝不及防啊。
  
  到底还能不能靠谱了。
  
  “我什么没有?”气愤的刘田田跨步走到冰箱前,打开门,上上下下翻了一遍,找出一块奶酪和一瓶苏打水。
  
  打开瓶盖,咕嘟咕嘟灌下半瓶,最后还呛到了。
  
  “你其实并不是真的无法控制你的愤怒,你只是任由自己愤怒。”
  
  沐春说完,楚思思也震惊了。
  
  老师这是什么理论?
  
  刘田田就算不懂事,可是也真的是很愤怒,这种愤怒难道还是装出来的吗?
  
  b“老师”楚思思轻轻喊了一声,想要说点什么,却觉得说不出什么话来。
  
  这可真的是盲区了啊,就像是停车场里的小猫,躲在角落里,看周围哪里都一样,完全不知道何去何从。
  
  不论从刘田田的行为还是她自己说的话来看,刘田田都很生气,完全就是无法控制啊,老师为什么会说刘田田只是不去控制自己的愤怒,还说她是任由自己愤怒呢?
  
  夏小影更是糊涂了,但是不重要,她本身就是来学习的。
  
  “楚医生,沐春老师平时工作的时候都是这么躺在座位上的吗?医生给病人看病可以这样漫不经心地坐着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