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男主没有人权怎么办 > 第四十四章 猎人与鬼

第四十四章 猎人与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浩跟着千的无脸黑影走在狭长的迷宫走道时,兀地想起关于封魔剑的传说。
  “封魔剑”其实不过是一个统称,它应当是十把一模一样的剑,在混沌时期的战争中被创造出来用以对抗魔族的圣器,魔剑。据说这封魔剑口味极刁,不够格的人握起剑会在瞬间被冻成冰雕。
  让当然不会认为学校会放真品在这,但是,万一呢,万一暮寒财大气粗觉得十把剑丢他个一两把问题不大呢?万一封魔剑嫌他菜,没资格碰它把他冻起来了呢?
  蓝楹慵懒的声音在他脑内响起:“那你怎么办?三跪九叩再戴个白手套拿银托盘端回去?”
  “……到时候我先用千的小黑人试试,要是冻住了…就,银托盘吧。”
  “那恐怕你只能自己试试了。”
  银光闪过,黑影化为逸散的墨汁洒在地上。肩上扛着一把长刀的夏至出现在路口,抬起一条腿踩在墙面,封住路口,一副要打劫过路费的模样。
  “早安,猎人弟弟,我们的猎物好像重合了哦?”
  陈浩表面淡定地召出魄灵,内心慌得一批,满脑子都是完了完了,怎么劝她去瞄准另一个猎物啊,他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轻松点,就当练习嘛,需要我换把木刀吗?”
  他提着剑,警惕地往后退着。根据他在北嚣山和她练习的经验,这姐们是个聊天聊着聊着就提刀砍人的主儿,问题是这可不是北嚣山,有剑圣三申五令“点到即止”,相反主考官直接明示他们自相残杀。
  “我还没拿到封魔剑呢姐,你现在过来截我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啊?”他干笑着道。
  夏至歪着头思考了一下,说:“我这不正好碰上了吗,在这里把你解决了再去找不是省事点吗?”
  “……不,我觉得一点也不省事啊!”
  夏至笑了笑,长刀插回刀鞘,向他疾冲过来。陈浩侧身举剑护住额头,只听见一声闷响,手上一沉,他顺势往旁边一跳,躲过了夏至那可以切牛排的指甲。
  迷宫内的走道实在有些狭窄,陈浩不过后退两步背便贴到了墙。他反手将无雨插进墙缝,将自己拖了过去。
  夏至一脚轰在他方才的位置,鞋尖没入砖石。这堵老化脆弱的墙明显不能承受这样的重击,墙面自她攻击的位置往上出现裂痕,敷衍地糊在墙上的薄薄一层石灰大块大块脱落,近半面墙砖向另一侧倾倒。
  在砖块砸落的声音中隐约传来一声惨叫,夏至有些好奇地将半个身子探过去。陈浩见状趁机狂奔,她眼角余光瞄了眼他的背影,倒也没有去追。
  血色从堆积的碎砖下蔓延开来,隐约可以听见其下类似鱼吐出的泡泡浮上水面后破裂的声音。
  粉红的花藤贴着地爬来,掀起砖块,尖端没入其下,贪婪地吮吸着地上的血液。
  “看来快没时间了啊。”她说着,用刀拨开砖块,将缠绕在那个倒霉鬼身上的花藤斩断,然后拖到墙这边,以免人死得太透不好回命。
  -
  陈浩在迷宫里左突右窜,完全不知道哪是哪,只觉得自己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他需要去找警察叔叔嘤嘤嘤。
  “嘿~”
  夏至突然堵在他前面,吓得他一个急刹车直接来了个平地摔。
  她看着滑跪在地上的陈浩,伸了个懒腰,道:“你倒也不必行这大礼…虽说鬼可以猎杀猎人,我也没说要杀你吧?”
  “那你别揪着我不放啊!我去找封魔剑你去找别的猎物,咱们相安无事,明天见了还可以姐姐弟弟地装个亲热,你现在这又浪费时间又糟蹋亲情……”
  夏至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下,似乎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就当做是来自姐姐的爱的教育吧,正好这里受什么伤都不作数,比北嚣山还方便。”
  陈浩听着她这话两眼一黑,差点直接骂出你是什么战斗狂魔吗有毛病就去治想打架找别人,专挑他这个软柿子捏是怎么回事啊!
  一直躲着不肯出来的蓝楹幽幽叹息了一声,道:“你还是快跑吧。”
  他盯着夏至手中的长刀,一边说一边往后退:“姐,你冷静啊,你去找你的新猎物,我去找我的封魔剑,爱的教育我们过了迷宫狩猎这关再说也不迟,就……冷静啊,千万冷静啊你……”
  夏至翻了个白眼,向前迈出一步抡起长刀往他头上砍下去。陈浩召出无霜挡在头上,剑锋崩掉了刀鞘上的一点金漆,飞在他脸上,他却不敢空出一只手将那片金漆抹掉,只能双手握住剑柄用尽全身力气死死抵住长刀。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用你的短处硬碰别人的长处啊。”她发出轻微的叹息,手腕翻转,刀鞘如飓风中心的冰雹,在转瞬间疯狂地击打,其上的金漆在并不明亮的烛光的映射下迸出电焊般的火花。
  陈浩不得不不停地后退以抵消来自剑上的压力,他的头上、脸上、领口全是金漆和锻造刀鞘的金属的碎片。兵器沉闷的撞击声中,衍生出冰面裂解的声音,布满裂纹的刀鞘终于不堪重负碎开,从银色的刀刃上剥落下来。
  失去刀鞘的刀刃重重落下,磕在无霜上,发出不同于之前的清脆响声。刀刃与无霜剑锋相碰的位置崩起一小块三角形的碎片,擦过他的眉尾。
  夏至的刀再好,毕竟都只是普通的武器,始终比不上魄灵。品质低劣些的魄灵,例如c级或更低,倒是拉不开什么差距。但他的无霜·无雨是a级……算了,估计就是他的魄灵就是s级还是会被夏至按在地上锤。
  不过一刹分神,他就被踢得横飞起来,身体撞在墙上直接砸垮了半堵墙。
  落下时其中一块砖的尖角撞到肋骨,激得他手一松,无霜·无雨在落地的瞬间从手中飞出。
  他寻了一块算是平坦的地方勉强撑起上半身,一抬眼,却发现裹着写满咒文的纸带的封魔剑正悬在他身侧,只消站起来、伸出手就能碰到。
  墙的另一侧传来鞋跟敲打地面的声音,仿佛恶魔舞蹈的韵律,不疾不徐地靠近着。
  陈浩听着这不妙的声音,几乎都能想象出那双鞋的鞋尖踹进他的心窝置他于死地的场景了,顿时头脑发热,一下子也顾不得什么“不够格的人会被冻成冰雕”的传说了,扶着坍落一半的墙壁站了起来,伸手抓住剑柄往下扯。
  封魔剑比他想的要轻,那些缠绕在剑身上的纸带也并不如他所想的那般麻烦,仿佛那就是什么普通的纸带,非常轻易地就被扯断成几截。断口处燃起晦暗轻弱的火焰,带着火星的灰烬与纸带一同落下。陈浩呆呆地看着怀中的封魔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轻易相信拿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