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常安谋 > 第四十章“可我如今,已经有了想要举案齐眉的郎君”

第四十章“可我如今,已经有了想要举案齐眉的郎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蒙蒙亮,谢慈音还在床榻之上,半梦半醒之间,听见了山下传来的阵阵马蹄声。
  她起身拉起床帘,套上绣花鞋,又扯了挂在旁边衣架子上的外衫披上,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门。外间守夜的檀桑睡的沉,连她打开房门都未曾醒。
  谢家分到了一处两进的小院,她与王钰在前院的偏房,谢鸿与谢夫人则带着谢明韬与王衔住在后头带主屋的院里。
  出了房门,她往前院外走去,绕过照壁,见小院的房门只用一根门栓锁着,她便将门栓打开走了出去。
  再往外走几步,便是围着了山路的石栏。谢慈音走到石栏前,踮脚朝山下看去。
  下首,是早早便起来准备着的东山营三十万兵将。他们换上了盔甲,扛着带有东山营标志的大旗,打着马来回跑动。
  谢慈音虽不懂兵法,却也能瞧出来他们是在布阵。马蹄飞踏,扬起阵阵尘灰,将士们身披银甲,手拿兵器,于灰尘之中来往,这场面,倒是叫谢慈音心头热血沸腾。
  檀桑醒时,发现她不在屋里头,急的不行,忙去叫醒在小间睡着的松墨,又折出屋子去寻。
  好在小院不大,檀桑里里外外绕了一圈不见她人,便忙往院外去寻。
  才踏出小院,就看见踮脚扶着石栏的的谢慈音,她大大松了口气,上前恼道:“娘子醒了怎么不叫我,自个跑出来了,可叫我吓死了。”
  谢慈音回头,含笑道:“见你睡得沉,不忍心叫你呢。”她招招手“你快过来瞧瞧,下首已经开始了演练了呢。”
  见她只穿着内衫,外头薄薄批了件大衫,檀桑忙上前去拉她,口中嗔道:“这里风这么大,姑娘怎么穿着内衫就出来了,快随我回去换身衣裳。若是想瞧,也要换了衣裳再来瞧。”
  檀桑巴巴的拉着她回去换衣裳,进屋找了一圈不见松墨在屋里,这才想起自己方才出去时将松墨叫醒让她也去寻谢慈音了。
  怕松墨惊动了谢鸿谢夫人,檀桑同谢慈音说了声,又急急忙忙出屋子去寻松墨。
  好在松墨不是个蠢得,在院里寻不到谢慈音便想着回来瞧瞧,刚进屋门,便和檀桑撞到了一处。
  “哎呦。”松墨比檀桑要矮一些,步子又着急,直直的磕到了檀桑牙齿上。
  她的叫唤声引来了在里屋的谢慈音,她提裙走出去,却见两个小丫头一个捂着嘴一个捂着头。
  “这是怎么了?撞到了么,让我瞧瞧。”她上前,先去瞧了离她近些的檀桑,又去瞧松墨。
  檀桑倒是没什么事,只松墨的额头却被磕出个带血的印子来。谢慈音瞧着松墨洁白的额头上印着两个通红的牙印,莫名觉着有些好笑。
  被她取笑,檀桑捂着嘴,羞红了脸。
  “快,去找药来擦,别破了相。”谢慈音笑着就拉松墨往里屋去擦药。
  “昨个也没坐到最后,也不知今日女眷能否去观礼。”谢慈音捧着茶盏坐在榻上,与正在擦药的二人闲聊。
  檀桑替松墨擦着药,回她道:“奴婢方才往下瞧了一眼,那下头风沙如此之大,姑娘也不怕脏了自己一身。”
  谢慈音摆手,漫不经心道:“身上脏了就回来洗,衣裙脏了再换一件便是,这样的场面,我可从没有见过。”
  檀桑给松墨上了药,又利索的收拾了药箱。待将松墨的额头处理好了后,她才转身从带着来的几个檀木箱子里拿出为谢慈音准备的钗环衣裙来,为谢慈音梳妆打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