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常安谋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谢鸿坐在一旁,听着谢夫人感慨,心中思绪万千却默不作声。
  这世上,能恣意妄为之人,要么就是孤身一人了无牵挂,要么就是冷血无情,没有心的人。
  他上有谢家,下有妻女,这辈子也不可能说是恣意妄为;富贵荣华是体面,但同时也是枷锁。
  这点道理,他懂,谢夫人懂,就连谢慈音也懂;所以他们互相理解相互体谅,在知道对方的难处后,都选择默默去接受属于自己的命运。
  所以谢夫人明明不喜欢皇室,却也能答应太子与谢慈音的婚事;谢慈音上辈子明明不喜欢太子,却也选择毫不犹豫的嫁给他。
  这就是家人,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照水院的秋千上,谢慈音在上面轻轻荡着,心中有千百句话要讲,却无人能听。
  檀桑守在身边,默默打量着谢慈音。
  她发现,自那日做噩梦痛哭以后,谢慈音很少真正的笑过;她记得,她家姑娘在江宁时,明明是自信开朗,高贵傲气的。
  或许是长安的风太大,将人的棱角都吹刮平了。
  忽然的,她很想江宁;想念在江宁池里游船戏水,想念那个意气风发的谢家姑娘。
  “姑娘,你若是在这不开心,我们就回江宁去吧。”她温声朝秋千上的谢慈音道。
  谢慈音摇摇头,怅然道:“回不去了,早就回不去了。”
  她这话很奇怪,叫檀桑一时摸不着头脑。“怎么会回不去呢,若是车马快些,月余就能过到了。”
  回不去的不是江宁,是那个江宁的谢慈音;她的尊贵与傲气早已经被上一世磨得干净,她不再是不知世事,受尽宠爱的谢家嫡女,而是个小心翼翼,怕东怕西的小女子。
  “今日好累呀!檀桑,扶我回去歇息吧。”将摇晃的秋千停下,她疲倦道。
  睡吧,如今的日子,多过一天都算是上天眷顾。
  午间无事,卫璟跟着明三皇子偷偷来了趟众生观,恰巧遇上了来寻观南的谢慈音。
  她坐在那棵老松下,双脚悬空于悬崖之下,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
  卫璟本是在那等明翼的,朝着老松下随意一看,就看见了坐在那儿的谢慈音。
  谢慈音背对着他,先前隔得远看不清楚,待走近几步后卫璟认出了她头发上带着的红宝石石榴花双钗。
  心中疑惑“她来这做什么?”
  又见她坐着的地方实在危险,卫璟忍不住上前去提醒她。
  谢慈音听见临近的脚步声,以为是观南来了,便委屈开口道:“你来啦。昨日里父亲又同我说了婚事,我不想嫁给太子,可又不能与父亲明说,这样会叫他为难的……”
  她一股脑的说着,全然没发现来人不是观南。
  轻咳一声,卫璟出声道:“谢娘子。”
  发现声音不对,谢慈音猛的起身回头;这一动作太大,她被带得往后跌去,险些跌落下悬崖。
  好在卫璟挨得近,一把将她捞回来。
  靠在卫璟怀中时,她还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道“好险好险。”
  回过神来,见自己被个男子抱着,她猛得一惊又往后退了一步。卫璟无奈,又拉了她一把,提醒道:“娘子小心,后头是悬崖。”
  这一拉,谢慈音又靠进他怀里,轻咳一声,谢慈音红着脸低声道:“你往后退几步。”
  他将手收回,往后退了一步,告罪道:“娘子恕罪,是在下冒犯了。”
  知道冒犯就好!本是想发火的,见眼前人是卫璟,她又硬生生将这一肚子火压了下去;开玩笑,她可不敢得罪未来的第一权臣。
  面上由阴转晴,她含笑道:“没事,你也是为了救我。”虽然,我是因为被你吓到的。
  卫璟见她方才面色,以为自己免不了要被责骂一番,但见她现下又满脸笑意,忍不住在心中感叹道:“真真是明事理的娘子。”
  “这悬崖峭壁,松下岩石多有不稳,还是该注意些。”他叮嘱道。
  谢慈音心中道:“真是热心肠的好少年。”顿了顿,她疑惑看向卫璟,问道:“卫郎君怎么在这?”
  卫璟总不能同她说自己陪着三皇子来找云贵妃吧;思索了一番,他给了个中肯的答案“在下,奉上司的命令,来给云贵妃送东西。”
  真是拙劣的借口,要送东西,交到下头的神殿里自然会有人拿上来,何故亲自爬上来呢。
  不对,这上首,住的不是国师么?
  “什么?这儿是云贵妃的住所?”她惊呼出声。
  卫璟看向她,满脸疑惑问道:“娘子不知道?那是上来找谁的。”
  “我来寻…”一时不防,她差点将观南二字脱口而出。
  好在,总算是想到自己若是说来寻个道士的,恐怕是不妥。
  “我来寻这一棵松的,听人说过,它十分灵验,就来瞧瞧。”
  卫璟:“……”
  好吧,她既不想说,那么自己也不必问。
  “既是看见了这松,许了愿望我也就不留了,告辞。”她已经等了许久,还是不见观南踪影;想寻的人寻不到,留在这处也没什么意思。
  待她走后,卫璟站在原地,回想着他方才听见的话。
  “她说她不想嫁给太子。”
  “卫璟,在想什么?”见他坐在方桌上出神,从屋中出来的明翼出声问道。
  回过神来,他淡淡道:“官场上的事。”
  顿了顿卫璟问向他:“贵妃娘娘怎么样?”
  不问还好,一问明翼的脸上便愁云密布,惨淡无比。
  “她还是不肯见我,我站在她门外,同她说了好一会子话。”
  卫璟叹息一声,他其实不太懂得亲情对于人的慰藉;概因母亲为生他而不在了,父亲又是个贪杯好色的,这十余年来,都是自己一个人长大;也不知如何安慰明翼,他只劝慰道:“慢慢来。”
  谢慈音都要到下首的三清殿了,才想起来,她方才说得话。
  “那卫璟有没有听见她说的话呢?”
  心下焦虑,到晚上用膳时也是心不在焉的模样。
  见她一副失了魂的样子,檀桑关切问道:“姑娘,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
  “没有,只是近来天热,不大有胃口。”她回道。
  檀桑:“……”明明用早膳的时候,她还说这几日的天气好呢。
  第二日,她实在是放心不下,去找了谢明韬,叫他帮自己打听打听卫璟的行程,最好能约见一下卫璟。
  谢明韬看着自家长姐那迫不及待要见卫璟的模样,狐疑道:“阿姊,你是不是瞧上他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