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常安谋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明朗生辰宴的第二日,谢慈音如约去了众生观;观南怕她寻不到自己,早早的就到三清殿里等着。
  三清殿里信徒繁多,谢慈音见了观南,却不敢明目张胆的与他打招呼。
  观南也知晓不可在殿内与她搭话,伸手指了指殿内的侧门,示意谢慈音跟着自己走。
  两个小丫环寸步不离的跟着谢慈音,她想了想,借口道:“今日我要去听问瑛仙姑说经,你们不必跟着我,在殿外寻个凉处等着就是。”
  众生观一分为二,不仅有出名的道士,还有德高望重的道姑,这位问瑛道姑,便是其中一个。
  松墨向来粗心大意,也不去思量她的话到底是真是假,点头应下了;而素来细心的檀桑有些疑惑,她记得谢慈音明明更信佛,怎么会想起要来听道姑讲经。
  可到底谢慈音是主,她是仆,不好得过问,只好存着疑惑,退出殿去。
  “你觉不觉得,姑娘她近日里有些奇怪?”檀桑存着疑,朝着松墨问道。
  松墨歪着头想了一会,回她道:“我瞧着,并无不妥呀。”
  叹了口气,檀桑不再多言。算了,她怎么能想到同只会贪嘴的松墨商量呢!还是回去同谢夫人身边的宋妈妈讨教比较好。
  待二人出殿后,谢慈音才跟着观南走去,二人始终保持着一小段距离。
  她跟着观南走了很久,绕过了诸多神殿,爬了好几百道台梯,又走过一片假山池塘,穿过一片没开花的桃林,观南才停了下来。
  停下来后,她蹲在地上敲了敲酸痛的腿,埋怨道:“下首随意找个地方坐着抄就是了,何苦爬这么高。”
  观南沿着一方石凳坐下,缓缓道:“下首到处都是人,若是见着我与谢家嫡女在一处,怕是不日,你那位高权重的父亲就要来将我斩杀。”
  她起身,做到了另外一侧的石凳上,辩驳道:“父亲不是那等滥杀无辜的人。”
  观南轻笑,由衷道:“是也,谢大人素有贤名。”
  谢慈音懒得理他,瞧了一眼石桌上空空如也,开口问道:“经书呢?快拿来,我的婢女还在下首巴巴的等着呢。”
  观南挑眉,问道:“怎么不将她二人也带来,人多些抄得更快。”
  谢慈音一双如玉的手,轻轻给自己扇着风,淡淡道:“若是叫我的婢女发现我与外男来往,被吓到不说,怕还要连累你去我母亲那走一趟。”
  观南瞧着她指如葱根,修长纤细,心下忽然燥热起来,轻咳了两声,他起身要走。
  “你去哪?”见他要走,谢慈音出声问道。
  “去给你取经书纸笔来。”
  待休息够了,谢慈音才发现,此处视野极好,许是因为高的缘故;那层层叠叠,高矮不一的神殿,此刻皆收于眼底。
  她起身,往前走了几步,瞧见一棵栽种山边上的百年老松,上头挂着许多的红绸条子,很是好看。
  “莫要往前走了,前头可是悬崖。”她本欲向前去再看,却被拿了经书笔墨回来的观南呵住。
  她走回来,道:“方才只知闷头跟你走,都没瞧见这地竟是这么高。”
  观南含笑,解释道:“这儿可是众生观的顶,寻常人是不让上来的,你可是沾了我的光。”
  谢慈音坐下,撇了撇嘴,道:“只愿这光早点散去,叫我不要来这地为你抄经。”
  不同她斗嘴,观南将笔墨纸砚摆好,朝她道:“快些抄吧。”
  拿起纸笔,她也不再与观南多言,认认真真抄起了经书来。
  近八月的天还在热得很,不一会儿,谢慈音就被晒的脸颊发红。观南见了,故作散步,绕到了向阳处为她遮挡,谢慈音抄得认真,没见他的动作。
  差不多过了一个时辰,谢慈音收了笔,朝他道:“抄好了。”
  观南走到她身边,拿起一张来瞧。
  “这字倒是不错。”他瞧着纸张,夸赞道。
  “自然,我可是师从谭大家的。”听见观南夸赞,她自信道。
  观南笑了笑,道:“今日就抄写到这吧,剩下的明日再来抄。”
  眼瞧着她也来了许久,若再不回去恐怕檀桑与松墨要找了。
  “好,只盼望你记着我的辛劳,别将我的事情说出去。”她缓缓道。
  观南无奈,笑道:“我都与你发誓了,还不放心,真真是难养也的小娘子。”
  “昨日我回府想了许久,你是修道之人,讲究一个清心寡欲,怕是没有什么特别喜爱的东西。”她悠悠道,言语中带着几分皎洁。
  少女生得端庄大气,眉目如同庙中神女一般清远疏离,让人难以靠近;可观南却觉得,她灵动婉约,玲玲剔透,讨人喜欢的紧;
  这样想着,他一双单挑的狐狸眼里,升起了几分柔情。
  “是道士又不是仙人,怎么会没有爱恨嗔痴呢。”
  眼见他一双邪气的狐狸眼,又衬着精致的口鼻,实在是能迷惑人;她看着这张堪比女子的脸,吞了吞口水,才道:“也是,也是。”
  怕再说下去时辰晚了,观南出声道:“我送你下去吧。”
  谢慈音点点头,起身跟着他下山。
  到了下首的神殿后,观南止住了脚步,回头叮嘱她道:“明日,你便自己上来吧,山高路远的,我懒得下来接你。”
  因着天热,又走了这许多路,她有些气喘吁吁的,擦了额间的香汗,没好气道:“知道了。”
  懒丫头,这么几步路就能走成这种样子。观南含笑,定定看着她。
  谢慈音见他看着自己笑的出神,她朝他眼前挥了挥手,问道:“你看什么?”
  轻咳了两声,他不自然的回道:“看你这满头是汗的丑模样。”
  哪有女子不爱惜自己容貌的,听见他这样说,她忙背过身去又用帕子用力的擦了擦,小声嘀咕道:“胡说八道,美人就算是额间有汗,那也是美人。”
  噗嗤一笑,观南心情大好,温声道:“快回去吧。”
  别了观南,她往三清殿去寻两个小丫环;观南在她身后,直至她没了身影,才回头走去。
  回了山顶,他拿经书的那屋走出来个女子。
  女子生得雍容华贵,虽着道袍,却难掩其风姿,只是瞧着年岁有些大了。
  她盯着回来的观南,小心问道:“你是不是,喜欢那女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