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常安谋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皇室没有绝对的蠢人,明朗自然也知道得罪不起王衔。
  缩回了手,他笑着拍了拍王衔的肩膀。“玩笑而已,王郎君何须介意。”
  “那么殿下,我可以带着妹妹们走了么?”王衔将身子微微侧开,避开了明朗的手。
  “自然可以,今日是本殿的生辰,郎君可要尽兴而归才好。”他含笑道,仿佛方才得事情没发生过。
  谢慈音暗暗赞叹“这皇室争斗里长大的,就是不一样,怎得太子会如此蠢。”
  王衔也十分给他面子,收敛了方才的威严,朝他拱手作辑后领着两个妹妹扬长而去。
  太子本想着不出声,让谢慈音吃些教训后,自己再来个英雄救美,叫她对自己好好刮目相看一番;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王衔,他的计划泡了汤不说,若是皇后知道自己在这样的场合竟然没开口帮谢慈音说话,免不了要被数落一顿,思及此,他也大步跟上王衔等人。
  “皇兄,你要去哪。”见他什么话也不说就要走,明翼开口问道。
  “我与王郎君有些话要讲。”扔下这么一句话,他便去追王衔等人了;明翼站在原地,摇着折扇轻轻的笑着摇头。
  虽明朗硬生生将这口气吞下了,长平却十分气不过,可她也明白方才若是得罪了王衔怕是会有麻烦,只好将一肚子的气发在了自己的娟丝大袖上,本来华贵无比的大袖,眼下却皱得像腌过的菜叶子。
  一场大戏就此落幕,因着王衔的到来,谢慈音也算是险胜了;这样的胜利虽算不得什么,可却不妨碍她小小的高兴一下。
  可还没高兴几刻钟呢,身后就传来太子的呼喊声“慈音妹妹!慈音妹妹!”
  “叫叫叫,叫魂啊!什么狗屁慈音妹妹。”
  请原谅她的粗鲁,实在是上一世与这太子相处着实是恶心到她了。
  说句不中听的,无能已经算是他的罪过了,他还要将无能的罪过推卸给谢慈音,推卸给谢皇后。
  上一世,有一晚明横喝醉来她的院子闹事时说的一番话,叫谢慈音至今都记忆犹新。
  他说皇帝老子觉得他无能是因为谢慈音出生于江宁谢家,丈着世家的光环样样都压着他一头,叫外人提起来只知道他有个出身谢家的太子妃;又说谢皇后存了私心,不肯尽力帮衬他。
  多冤啊,她上辈子虽是不太会做人,可是在外头,还是给足了这个蠢货的面子的;还有谢皇后,那是亲自去求了谢老夫人与谢鸿进京来帮衬他的。
  但,烂泥就是烂泥,即使霍了石灰粉与黏胶在里头,依然扶不上墙去。
  王衔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大步走来的明横,眉头皱了皱。
  太子很快就来到三人面前,三人给他行礼,他亲切的叫三人起身不必多礼。
  “殿下有事?”王衔出声问道。
  “我有些话要同音妹妹说。”明横直勾勾的瞧着谢慈音道。
  王衔侧头去瞧谢慈音,似在询问她的意思。
  谢慈音点点头,温声道:“哥哥先带着阿钰过去,我也有些话想同太子殿下讲。”
  王衔诧异,他本觉着谢慈音不会应的,虽未曾听过谢慈音说太子有什么不好,但王衔能觉察到,她对太子的不喜。
  诧异归诧异,他还是尊重谢慈音的想法,领着王钰先走了。
  王钰本不想走,一脸恳求的看着谢慈音,谢慈音对她轻轻摇头。
  叹了口气,她乖乖跟着王衔走了。
  尚晨苑今日人极多,走到哪儿都能遇见;而谢慈音要说的话恐怕外人听不得,带着太子绕了许久,才在一片湖畔旁停下来。
  湖畔边上人烟稀少,一棵参天的古树将二人与外头的热闹隔开,却又能从湖畔上的九曲桥见到二人,这样若是有人看见了,也不会认为二人在私会。
  左右看了一眼,谢慈音放心下来。
  明横跟着她,一直想开口解释方才的事情,谢慈音却不给他机会,而是带着自己来了这里。
  少女面上有些紧张,如同小鹿一般四处张望,明横瞧着,心下一喜“这,该不会是要向自己表明心迹吧。”
  想到这,他兴奋开口,解释方才他为何不出声帮忙的事情。
  “慈音妹妹,方才,方才我没想过长平她会如此大胆……”
  “殿下!”谢慈音出身将他的话语打断,他既疑惑,又兴奋的看着谢慈音。
  这样的目光,叫谢慈音心里发毛“这太子,怕不是有毛病。”
  顿了顿,她开口缓缓道:“想必殿下也知晓,我与你的婚约之事。”
  明横笑着点了点头,道:“自然,我……”
  “那殿下觉得,你配得上我吗?”还未等明横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谢慈音接着又道:“我是谢家的嫡长女,血统纯正,出身于顶级高门贵族;可殿下呢?据我所知,殿下的生母,可是陛下的洗脚婢啊!殿下真的以为养在了我姑姑名下,就是真正的嫡子了吧。”这一席话,带着讥笑与嘲讽。
  她说完以后,明横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大怒道:“放肆!”
  眼见他双眼猩红,青筋暴起,谢慈音暗暗向后退了两步,淡淡道:“我不愿嫁你,可也不愿驳了姑姑的意思。今日只是告诉你一声,若是我嫁于你,你永远低我一头!我同你说得这些话,你大可去姑姑那里告状,只是殿下啊,那是我的亲姑姑。你猜,她信你还是信我呢?”
  少女眉眼弯弯,嘴角带笑,明明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怎么说出来的话,如此伤人。
  于身份上,明横确实自卑。他并不是皇后从小养大的;他的母妃,只是个小小的才人,在他十岁时才病逝。
  十岁之前,他在大魏皇宫里,只是个可有可无的的皇子;若不是大魏皇帝只有三个皇子,其余两个母妃健在,恐怕也轮不到他去皇后宫中。
  一时之间,他竟不知如何反驳,不愿再听眼前少女的扎心之言,他冷声道:“你当谁乐意上赶着娶你么。”随即甩袖走了。
  谢慈音定定站那,直至明横走后,才大大松了口气。
  双手合十,她出声告罪道:“阿弥陀佛,才人赎罪,小女子实在是迫不得已才说出这一番话的。”
  “娘子好大的口气,连太子也瞧不上。”树干上有人轻笑,调侃道。
  突然传来的声音,差点没把谢慈音吓晕过去。
  抬头望去,一身道袍的观南正倚着树干,笑意盈盈的瞧着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