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常安谋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明横打断二人的博弈,大声道:“行了,你要花叫三弟给你搬来就是,何必阴阳怪气的。”
  他一副维护明翼要做好大哥的样子,叫明朗看得恶心,别过头去。
  明翼摇着一柄江山水墨扇,颇为感动与认可地看着明横。
  明横实在受用这样的眼神,又关切了他两句。
  这头,长平设了彩头,拉了各家的贵女投壶。
  这样的场合,谢慈音自是不会如上次自家马球会那样去出风头,只拉着王钰在一旁站着瞧。
  左右那彩头不过一支浮月云彩攒仙簪,谢家多得是,也没有必要去争。
  今日来的贵女,可比那日长平邀请来的多。
  此刻站在长平身边的,正是她母妃娘家的嫡长女,许荣莹。
  许家是正儿八经的新贵,是陛下眼前的红人,如今在中枢的地位,足以与谢家匹敌。
  作为家中的嫡长女,许荣莹的跋扈傲气,倒是可以与长平比上一比了。
  投壶时,若她中了,那便高高兴兴的与旁人说笑,若是不中,那便要朝中了的对手冷嘲热讽,行为很是乖戾。
  谢家与许家是对家,她自然也不喜欢谢慈音,更何况,她家是新贵,比起积年累月摞起来的谢家,规矩与底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所以她与谢慈音站到一处的时候,别人很快就能区分出来;可见暴发户与贵族,着实是有区别的。
  眼见谢慈音不争不抢的站在那,眉眼淡淡,齿唇含笑,如天仙下凡般,她心中更加妒忌气愤。
  一局又过,见谢慈音还不参与,许荣莹逮了机会就朝谢慈音阴阳怪气道:“前些日子我没在京中,回来就听了谢娘子好些传说;说谢娘子模样好,诗词歌赋习得好,就连投壶也十分好。怎么今日,既不作诗,又不投壶呢?莫非是瞧不起我们?”
  “来了,果真,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要多些。”谢慈音暗暗诽谤。
  她漫不经心回许道:“那是外人抬举,夸大了说辞,当不得真。”
  见她随口一句话就要打发自己,这样的态度,更叫许荣莹恼怒,张口便要与她比试。
  “真不真,娘子与我比上一比不就清楚了。”
  她两次出口挑衅,谢慈音没什么感觉,却叫王钰恼了,冷着脸就朝许荣莹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我阿姊要同你比试?”
  许荣莹平日在长安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哪里听得这样的话;
  眼见她即刻就要朝王钰发作,却被身边的长平公主摁住。
  “怎么,她比不得,我也比不得吗?”长平瞧着王钰,一字一句道。
  王钰还欲再开口,谢慈音赶忙拦住她。
  天爷,本是一件小事,可别又闹到王衔那去了,又被罚了,上次她可是帮着王钰抄了好些遍才抄完的。
  “既然公主与娘子都想同我比一比,那便比吧。”
  她侧头低声朝王钰道:“且看我如何治她们。”说罢,她拍拍王钰的手,走往前去拿过宫女手中捧着的箭羽,又朝长平做了个请的姿势。
  二人没见过谢慈音投壶,又自认为是个中高手,卯足了劲要让谢慈音丢脸。
  其他贵女们十分有眼色,既怕跟长平走得近了得罪谢家,又怕跟谢慈音走得近了得罪长平和许家,干脆全都装聋作哑站到了一边去,端水的本事很是了得。
  有宫人奏乐,点香,这一场因为许荣莹而起的无端争斗正式开始。
  “有初,一筹!”
  “连中,二筹……”
  内侍的声音接连不断,将一干旁观者的心也带动起来。
  投壶处离男客处只隔着一道九龙戏珠画壁,这边又是奏乐,又是内侍宣告的声音的,自然传到了太子等人耳朵里。
  到底是年岁还在小,听了这动静,明朗便有些坐不住,他起身,着了内侍来问话。
  “马志,那头在做什么,这么吵?”
  被唤做的马志的内侍恭着身子,回他道:“回禀殿下,宫人们说是公主殿下和谢家的娘子正比试投壶呢。”
  谢家的娘子,也就只有一位,自然是谢慈音;这下,太子也来了几分兴趣。
  “是么,她们的彩头是什么?”明朗接着问道。
  “这……奴才不知,殿下赎罪。”小李子请罪道。
  明朗起身,甩袖道“既然不知,那去瞧瞧不就行了。”
  说罢,他回头瞧着太子与明翼,问道:“两位哥哥要去瞧瞧么?”
  今日本就是给明朗相看的,他跟着去瞧瞧,也不会有人说处什么闲话,占了这样的理,太子有什么理由不去呢。
  于是,他当即就起身,冠冕堂皇道:“既然六弟想去,那为兄便陪你走一遭吧。”
  二人都去,明翼自然也不能留在这,这儿多是高官世家子弟,没得不好,他那个多疑的弟弟,又要杀人了。
  三人能去瞧,其他的外男可不能去,太子说了两句将人打发在原地坐好,便带着明朗与明翼扬长而去。
  ……
  一炷香燃尽,长平取了个好成绩,一脸挑衅得瞧着谢慈音。
  谢慈音很是无奈,也不知哪儿得罪过她们,居然对她敌意如此之大。
  早些年在江宁时,谢老夫人同她说过一席话,以前没觉着不妥,可近来却觉得很对。
  “不是你装聋作哑,低调内敛,旁人就不会与你为难的。”
  江宁好玩乐,投壶也好,马球也罢,都是宴会必备;
  谢家在江宁一带,是土皇帝的级别,一年有半年都在办宴,谢慈音又是家中嫡女,时常接客待人,这样玩耍的乐子,早就登峰造极了。
  别说长平不是对手,就是整个长安,怕也找不到投壶有她玩得好的了。
  太子等人来时,众人看投壶看得出神,有内侍宫人要报,却被太子拦住。
  但三人是男子,此处全是女子,走近了几步,有女子发现三人,惊呼一声;不仅吓到了站那儿的贵女们,也吓到了前来看热闹的三人。
  很快便有人识出三人身份,忙福身行礼。谢慈音也被这样的动静打断,没再投壶,而是回过头查看发生了什么。
  眼见太子一行人来,她的眉心控制不住的跳了跳。
  她低着头,微微屈身福礼,眼里闪过几丝厌恶。
  “都免礼吧,可别叫我们绕了各位娘子的好兴致。”太子含笑开口,声音如沐春风,引得在场的小娘子频频偷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