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常安谋 > 第七章 明三皇子

第七章 明三皇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到齐了,这宴也就开了。长平点了题,一人一句作着下去。
  若是轮旁的,王倒是不敢夸大,可这吟诗作对,怕是男子也不如她。
  天晓得,她在琅琊十余年,周遭不是书就是书生。
  她自信的想着:要不是大魏女子不得参加科考,不然,这状元郎还不知是男是女呢。
  连着六轮下来,她与谢慈音一滴酒都未喝到,反而是那呈上来的吃食吃了不少下肚。
  长平十分厌恶谢慈音,因着那年大朝会上,文昌帝叫她解孔明锁她解不出,却叫进宫来拜见皇后的谢慈音接过去解开了。
  许贵妃是个争强好胜的,瞧见自己的女儿比不上皇后的侄女,当夜回去就将长平狠狠罚了一顿。
  谢慈音那时不住在长安,长平即便是想寻她麻烦,也寻不到。
  今日的诗会,乃是她在许皇后处听说了谢慈音的消息,精心筹谋的。
  为此,她今日请的,可都是长安赫赫有名的才女,为的就是狠狠踩谢慈音一脚,若是可以,连带王钰也踩上一脚。
  谁知这些人这么无用,难不住谢慈音王钰,倒是难住她了,叫她堪堪的喝了好几盏酒。
  酒一下肚,脾气也就来了。一众才女正吟得尽兴时,长平大手一挥,打翻了酒壶。
  “什么花不花鸟不鸟的,真真俗不可耐,不玩了。”
  被她打断的贵女怔了一下,随即眼眶泛红,落下泪来,低着头,轻轻拿帕子擦拭。
  见那贵女掩面哭泣,长平怒火中烧,疾言厉色道:“你哭些什么?没得待会旁人还觉得我欺负了你去,还不快闭嘴。”
  那贵女被她吓到,身子颤抖不止,虽不敢再哭,却忍不住,小声抽泣着。
  这般做派彻底惹火了长平,伸手将她面前的四方雕花酒案拍得震天响。
  后头跟着的常嬷嬷和一干宫女忙去劝她。
  “我的公主哟,若是生气,要打要骂的都随你,怎可去拍那实木桌子,若是伤了手,娘娘是要心疼的。”
  只见常嬷嬷捧着她的手,用帕子仔细擦着。
  那贵女被吓傻了,站在原地,不敢再哭了,恍若失了神一般。
  “此女冲撞公主,来人,拖下去,打二十个板子。”常嬷嬷安慰完长平,立马就指着贵女发作道。
  贵女终于回过神来了,大声哭喊着叫饶命,可惜上首的长平问若未闻,还顺带着吩咐常嬷嬷将她的嘴给堵上。
  眼瞧着那贵女无端要被发落,王钰心下怜悯,即刻就要起身求情,却被谢慈音拉住衣袖。
  王钰不解的望着她,低声道:“阿姊拉着我作甚?难不成你也怕她?”
  “并非是怕她,只是别人求情还好,若你我二人开口,这娘子必定被罚得更重,你若不信,大可开口试试。”
  王钰虽不懂其中的道理,却相信谢慈音,忍了一忍,眼睁睁看着那贵女被两个身强力壮的嬷嬷拖了出去。
  “我当是谁在这尚晨苑中杀人放火了呢,哭闹成这般模样。走近来瞧才晓得,原是公主诗写得不如旁人,恼怒了要罚人。”
  外头走进来个与众人年纪相仿的女子,女子生得貌美,又十分会打扮。
  一袭水红色牡丹暗纹妆花长衫衬得面色如玉,丹唇上有一点红朱砂痣,配上一双多情的桃花眼,十分勾人。
  她打着扇子走近众人,面上还带着笑。
  那拉人的嬷嬷被她的话说愣在原地,一时不知该不该将那贵女拖下去罚。
  若是罚了,那便坐实了公主嚣张跋扈做不出好诗来就要罚人,若是不罚,上头那位又不发话。
  两个嬷嬷押着那贵女,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长平冷笑着瞧来人,道:“这尚晨苑还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放得进来了。”
  来人是弘农杨氏的嫡女,名唤杨舒乐,这弘农杨氏是大魏世家四姓之一。
  民间有句话,叫“天下粮食出杨氏。”由此言,便可看出杨氏地位。
  只是杨家不大爱出来走动,谢慈音也不大见得着这个杨氏嫡女,只听闻她与宫中的长平公主十分不对付,每每见着,便是腥风血雨。
  听了长平的话,杨舒乐也不恼,只朝着那两个嬷嬷道:“愣住干什么?还不快拉下去打?”
  那两个嬷嬷连忙点头,拖着那贵女下去了。
  王钰惊了,她本以为杨氏是来打抱不平救那贵女的,可眼下,她又叫嬷嬷将人拖下去打。
  那长平也是,一点儿也不顾及自己的名声,任由着杨舒乐说,然后冷眼看着嬷嬷拖人下去。
  四姓之间来往颇多,杨舒乐瞧不上背后是新贵的长平却对出身谢氏王氏的二人十分亲热。
  “倒也不必劳烦公主另备席位,我与谢家妹妹坐一处。”她自来熟道。
  上首的长平嫌恶道:“是谁说了有你的位置么?”
  “我坐我的,甘你何事。”杨舒乐撂下着这么一句,径直的走向谢慈音。
  前些年杨老夫人去世,谢慈音随着母亲去祭拜,曾与这杨舒乐有过几句话的交情,此刻人家点了她的名,她也不好驳了人家的面子,只得给来的杨舒乐挪位置。
  杨舒乐才坐下,上首的长平就开口道:“今日日头太大,散了吧。”
  这便是,明戳戳的打杨舒乐的脸了;一直笑着的杨舒乐终于有些面色不虞了。
  “你要走,你走就是了,我们玩我们的。”杨舒乐道。
  一直不发话的常嬷嬷终于开口了“杨大娘子怕是在家没学好礼仪,这主人家说散,那便是散了,谁还会恬不知耻的说再玩会儿,这话叫太妃听见,怕是要气昏去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常嬷嬷将杨老太妃提出来了,还怕她杨舒乐不听话?啧啧啧,谢慈音心头感叹道。
  杨家与文昌帝渊源颇深,而杨老太妃就是杨舒乐的亲姑奶奶,所以杨舒乐在面对长平一个公主时,才会十分的有底气。
  先帝去时,后宫只留了两位,一位是当今天子的生母孝敬皇太后张氏,一位就是位高权重没有子嗣的娴静皇太妃杨氏。
  张氏是杨老太妃跟前的婢女,得了先帝的宠幸后生下如今的皇帝,她没有根基,文昌帝能顺利登基,杨家是出了大力气的。
  眼瞧拿话压住了杨舒乐,长平讥笑着起身,叫众人各回各家去。
  众人朝她福礼,她连个眼神都没给,径直的走了。
  “怎么没听见母亲说,你来了长安?”三人一道出园子,谢慈音出声问道。
  “姑奶奶想念我与哥哥,叫我与哥哥进京来与她作伴。”杨舒乐解释道。
  寒暄两句是必要的,这两句寒暄完,谢慈音就不再与她搭话了。
  ……
  尚晨苑极大,除了方才长平举办曲水宴的晨园,还有好些园子楼阁,风景十分的好。不过眼下,谁也没有这个心思去逛风景。
  出了晨园,谢慈音便朝杨舒乐告辞道:“这时辰也不早了,我与妹妹就回家去了。”
  杨家在京虽有府邸,但府中无人,今日她哥哥又有应酬,她回府也是无趣,索性邀约了二人上轻音阁用膳。
  “我府中无人,不如二位妹妹陪我一道去轻音阁用膳?”
  谢慈音不想与她有交集,只推辞道:“母亲在府中呢,恐怕是不好。”
  王钰在一旁帮腔道:“是呀,出府前姑姑叮嘱了,叫我二人一定回府用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