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常安谋 > 第六章 有,总比没有的好.

第六章 有,总比没有的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檀桑见谢慈音迟迟未归,禀明了靠在亭子里歇息的王钰,到对面的斗姆殿来寻谢慈音。
  二人正在殿中说话,观南听见外头的脚步声,道了一声“谢娘子,有缘再见。”而后潇洒飘逸的走了。
  谢慈音还未等檀桑走近,自己就出了殿门。
  檀桑去扶她,问道:“姑娘怎么去这么久。”
  “拜神仙,总是要心诚些的。”谢慈音摸摸鬓角的头发,心虚道。
  还未到谢府,谢明韬便吵闹着要下车。
  “我约了钱公子他们吃酒,母亲先回去。”
  谢夫人懒得管他,总归是个公子哥,在外头也吃不着什么亏,只吩咐他将王衔带着去:
  “随你,将你表哥带着一同去,省的你又玩得几日不归家。”
  突然被点到的王衔笑得无奈,只恳求道:“姑姑知道的,我不擅吃酒,怕是不去了。”
  “谁叫你去吃酒了,是叫你去盯着他,叫他不要在外头发疯。”
  她这侄儿哪哪都好,年纪轻轻,性子便成熟稳重,容貌尚佳才华横溢,但就是不擅交际,不喜应酬。
  明明才十七八的年岁,倒是比谢鸿还活得清心寡欲,既然来了京城,那她便要帮着王衔改一改这性子,别只光顾着读书读成了书呆子。
  见推脱不掉,王衔只好跟着谢明韬去。
  二人走了,留王钰目光灼灼的瞧着马车外头的热闹,这眼巴巴模样,把坐在身边的谢慈音逗笑。
  “钰儿,你也想去吃盏酒?”谢夫人也瞧见她的目光殷切,出声问道。
  王钰摆手,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自是不想的,只是来了长安许久,还没得出门去逛逛呢。”
  谢慈音拉过她的手,笑道:“既如此,也是赶上了好时辰,这个时候东市正热闹着呢,我带你好好逛一逛。”
  长安乃是天子脚下,平和的不能再平和,谢夫人也不阻拦她二人,嘱咐道:“多带着两个女使婆子还有侍卫。”
  得了允许,王钰兴高采烈的道“姑姑放心!”
  谢夫人笑着摆摆手“去罢去罢,且记得早些回来。”
  王钰拉着谢慈音,一脸兴奋的下了马车,谢夫人挑了几个有些身手的女使婆子跟着二人,又吩咐了几个侍卫在暗处跟着才放心回府去。
  这长安最热闹之处,莫过于东市,有胡姬当街献舞,有外邦商人叫卖着千奇百怪的商品。
  王钰隔着斗笠,一会儿看卖艺的杂耍,一会儿买些无用的小东西,十分高兴。
  谢慈音素来有些体弱,被她拉着跑这么一会,已是气喘吁吁。
  好在前面不远处便是长安赫赫有名的天下第一楼轻音阁,谢慈音拉住王钰,说到里面歇息片刻。
  见她额间已有丝丝细汗,吐气也有些喘,王钰虽还想再逛却也忍了心思,乖乖随她去轻音阁歇息。
  这轻音阁建造的极其恢宏,上下足足有六余层,中间设了台子,时时有戏子唱戏,胡姬跳舞。
  里头来往的宾客络绎不绝,卖的一道点心茶水更是以黄金来结算,寻常的官宦人家,是来不起这的。
  楼内装修既是大俗,也是大雅。
  俗气是俗气在金砖玉栏开路,雅是雅在三步一盆竹,兰,四步一副名诗名画。
  字画都是真迹,一副千金难求,里头的姑娘个个颇有才情,还有个赫赫有名的才女薛韵坐镇,惹得天下文人墨客十分向往。
  琅琊是清白素雅之地,这样华丽恢宏的酒楼是没有的,反倒是书院一步一所。
  此刻站在堂内的王家嫡女,倒是如乡野女子那般感叹惊讶不止。
  有小厮迎上前来,恭敬问她二人是要前往雅间还是正堂之内瞧表演。
  女儿家不好抛头露面做正堂,谢慈音身后的松墨掏了两条金鱼递给小厮,大大方方要了雅间。
  见来人如此阔绰,小厮更加殷勤卖力,一路引着二人上楼,顺带推荐酒楼里的茶水糕点。
  入了雅间,小厮将菜品单子递给了谢慈音,谢慈音又将单子递给王钰。
  王钰头一次来,也不晓得楼里什么好什么不好,便笑嘻嘻朝谢慈音道:“阿姊点。”
  谢慈音点头,收回了单子,极为熟练的点了几道糕点,又要了一壶尚好的极品龙井后,道:“就这些吧。”然后示意身后的檀桑给小厮打赏。
  檀桑给了小厮两片金叶子,小厮笑得嘴都合不拢,恭着身子一路道谢的退了出去。
  这轻音阁什么都好,就是人烟繁杂,太过吵闹。
  待小厮退出去,包厢里静下来后,隔壁的声音便传了进来。
  王钰好奇,靠到那墙上静静听了一会子,竟然叫她听出了谢明韬的声音。
  她立马就朝谢慈音道:“像是哥哥与明韬在隔壁。”声音里还透着几分意外。
  谢慈音倒是不意外,这长安公子哥儿们喝酒的地方就是这天下第一楼,且贵重的雅间就那么几间,若是遇不上,才是奇怪呢。
  “别管他们,他们吃他们的,我们只管自己,待歇息一会,我再陪你下去逛逛。”
  王钰一直靠着那挨着的墙边上,仔细听着隔壁的动静
  “他们好像在行诗令。”听了一会,王珏朝谢慈音道。
  谢慈音好笑,瞧着她听墙根的模样,指着她道:“我瞧着妹妹的规矩学到狗肚子里去了,竟然会去听别人的墙角根子。”
  王钰闻言,做回了原位,瘪嘴道:“不过是想听听他们在玩什么罢了。”
  谢慈音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不过是一些文娱助兴的乐子,你若是觉得新鲜,明日我也带你去参加参加,叫她们瞧瞧王氏嫡女的学问。”
  王珏连忙摆手,道:“可别,若是丢了脸面,待回了琅琊去,爹爹非将我打死不可。”
  “不是我捧你,以你的本事,只要不是科举考场,便难不倒你。”谢慈音摸摸她的头,口中宽慰她道。
  “阿姊也知道,琅琊是书院多,书呆子也多。我除了整日里做学问,也没别的事情可忙活了。”王钰撑着头,一脸的感叹。
  外头有小厮敲门,檀桑打开门来。
  外头是方才的那个小厮,只是他手中多了个木盘子,上头摆放着几碟子糕点。
  待小厮问了安进来后,谢慈音才瞧见后头跟着的泡茶女。
  那泡茶女的技艺十分了得,小小一碟子茶,竟被她点出了许多花样,叫王钰看得目不转睛。
  她惊叹道:“我竟不知,这点茶技艺,竟有那么多有趣的花样。”
  那泡茶女说话也十分上道,听见王珏这样说,立刻便回捧道:“娘子是金枝玉叶的贵人,自是不用学这些花哨的东西,我等身份低贱,才得靠这些个小把戏混口饭吃。”
  谢慈音浅尝一口,那茶唇齿留香,几乎是将龙井的香气全部散了出来,她称赞道:“这样的技艺,应当称娘子一声大家了,又怎能说是小把戏呢。”
  谢慈音喊了一声檀桑,檀桑立马上前给她递了两片金叶子,泡茶女半跪着接过了金叶子,朝她二人谢恩后转身出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