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常安谋 > 第五章 我观南阎浮提众生,举心动念无不是罪.

第五章 我观南阎浮提众生,举心动念无不是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观南瞧着眼前桃花色立领长衫的貌美小娘子,又想起方才她说的话,故作疑惑的问道:“为何那人,要追娘子?且这是宫中,何人如此大胆?”
  这道士的问题好生犀利,谢慈音都打算要走了,却被他问住。
  一时想不到借口,她想了想后自信从容的捋了捋发梢,笑着说道:“不过是因为容貌惹来的琐事,师傅是修道之人,不知道这其中的麻烦。”
  观南好笑,她还从未见过自夸的女子呢,虽说这般容貌,自夸一番倒是可以,但作为女子,也忒不矜持了。
  “哦,是么?那不知这位貌美的娘子,姓甚名谁呢?”观南追问。
  “……”这真是好烦的道士!
  “师傅虽是道士,但我等是女儿家,不可随意向外人吐露门户。”她仍旧端着笑回答。
  观南点点头,不再去追问她。见他不再追问,谢慈音朝他福礼,准备告辞“叨扰师傅了,我这就告辞。”礼毕,她利落的转身走了。
  观南煮着自己的茶,并未抬头。
  出了小船,很快就遇上了个宫女,她表明了身份,让人带她回办宴会的亭中。
  回了亭中,谢夫人小声问她“怎么去了那么久?”
  “安嬷嬷有事没送我回来,我一时走迷路了。”她小声回道。
  “难道这偌大的大魏宫廷只有她安嬷嬷一个女官么?何不叫旁人送你回来。”似是猜到了点什么,谢夫人讽刺道。
  谢慈音眯笑着,将话岔开“母亲,你快尝尝这茶糕。”
  太子没能与谢慈音碰面,谢皇后是知道了的。
  目的没达成,又眼瞧着天色不早,她也没什么心情赏这劳什子的花了便吩咐众人散了。
  一回谢府,谢夫人将女儿打发回房后,就朝着谢鸿吐槽今日的事。
  “我就说呢,那些宫女都是一层一层筛上来的,怎会如此蠢笨,就将茶水泼在了音儿身上。换了衣裳后,安嬷嬷便在路上推脱有事,将音儿一人留在御花园里,不就是打着要让太子与音儿私下见面的算盘么。”谢夫人冷笑。
  谢鸿皱了皱眉头,斟酌了一会才开口道:“妹妹定不会如此算计音儿的,许是安嬷嬷真有事情,再说,那太子不也没来么。”
  谢夫人白他一眼,道:“那是你姑娘机灵,自己走回来了。”
  闻及此,谢鸿长长叹了口气,想起往日在府里那个素日骄傲的妹妹,他长长叹了口气“婉君,怎么会这样呢。”
  见他唉声叹气,面上又颇为难过,谢夫人不再说皇后什么,只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老爷,心放宽些,人是会变的。谁也不可能一辈子如少年模样的,就是你我,不是也变了许多么。”
  谢鸿回拍着她的手,仍旧叹息不止。
  日子日复一日的过,谢皇后眼瞧着没法子说动自己的兄嫂,只好发了封信给远在江宁的谢老夫人。
  谢老夫人疼爱女儿,又对皇家颇有感情,从前便一心想着叫谢慈音与明横定亲。
  眼下谢慈音及笄,正是议亲的好时候,出门时谢老夫人就一再交代了叫谢鸿谢夫人与皇后商定婚期,眼瞧着女儿发来的这一封信,恐有变故,谢老夫人立马给儿子发信件催促,叫谢鸿与谢皇后商定婚期。
  信件很快就到了长安谢府,谢鸿读过以后,在自己书房内徘徊了许久,而后去找了谢慈音。
  谢鸿来到照水院时,谢慈音正在读书,见她读的入神,谢鸿朝着屋子里的丫环们打手势,示意众人不要出声。
  “在瞧什么,这般入神?”谢鸿来到她身边,开口道,将她吓了一跳。
  “爹爹怎么来了?”她回过神来,将书本合上。
  “一些趣闻杂句,闲来无趣,读着玩呢。”她笑着回谢鸿。
  谢鸿笑着点头,道:“女儿家多读些书是好的。”
  松墨递上茶水,谢慈音亲自接过递给谢鸿,而后乖巧的坐在一旁。
  眼瞧着自己乖巧懂事的女儿,谢鸿心底划过丝丝暖意。
  摸了摸女儿的头,他出身问道:“音儿可曾见过太子?”
  谢慈音身体一僵,知晓了谢鸿此番的来意。
  “那日家中办马球会,远远瞧见一眼。”她轻声道。
  “你二人自幼就有婚约,虽从没在明面上提过,但内里大家都是知道的。那事你尚且年幼,没有想法,但如今你已长大成人,爹爹还是想问问你的意见。”谢鸿柔声问她。
  她知晓,只消自己说声不愿,那谢鸿无论如何也会将这一桩婚约作废。
  可那样,谢鸿会寒了谢老夫人的心,会和谢皇后产生间隙,她不愿得见这样的场景。
  “女儿没有什么意见,只是觉着年轻尚轻,还不想离开爹爹和母亲。”她温声道。
  谢鸿饮了口茶,手指敲打着罗汉床上的桌子,思索了一番道:“我也不情愿你早早出嫁,只是太子比你年长着三岁已是到了娶亲的年纪,不若我们先将婚期定下?把它定的晚些,这样也好。”
  这一提婚事,谢慈音就止不住的心口发凉,眼下还没多少人家知道她与太子自小有婚约,可这婚期一定,大魏上上下下的人都会知道的,那就算以后她与太子解除了婚约,那闲言碎语还是止不住的。
  “女儿还想再观望观望,父亲不若等上两月?”她开口同谢鸿商量。
  这两月时间,倒也不算太长,既然女儿开口,哪有不允的道理。
  “你既还想观望,那便观望罢。若是有其他想法,记得同爹爹说。”他交代着,眉目间一片和蔼慈祥。
  谢慈音轻笑着与他点头,二人唠起了家常。
  时日飞快,转眼间竟已是七月中旬,王衔与王珏也从琅琊到了长安。
  二人来京,谢夫人自是亲自领着谢慈音来门口接的。
  下了马车,王钰便亲亲热热的喊着谢夫人与谢慈音,王衔跟在身后,也笑着跟二人见礼。
  “许久不见阿姊,阿姊可有想我。”王钰挽住谢慈音的手,一脸娇憨的问道。
  谢慈音轻轻敲了敲她的脑门,调笑着道“谁要想你这泼猴。”
  王衔抚着被她敲了的脑门,故作嗔怒道:“既是不想,那我今日就打道回琅琊去。”
  谢慈音轻笑,拉紧她挽着的手“来了这可走不掉了。”
  谢夫人瞧着玩闹的二人,心情很是不错,伸手拉着二人道:“好啦,先回府去。”
  三人进府去,谢夫人先是询问了琅琊家中的情况,又问了路上是否平安等。
  王钰与谢慈音坐到一块小声说着话,王衔则一一回答着谢夫人的问题。
  谢明韬知道二人到府,忙丢下一干狐朋狗友赶回来。
  “母亲,衔大哥好,钰妹妹好。”他蹦蹦跳跳进来,先向谢夫人问了安,又向王衔王钰兄妹俩问安。
  王衔颔首,谢夫人笑着说道:“你这倒是回来的快,怎么,这外头玩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