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常安谋 > 第四章 不见

第四章 不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为了叫二人有个相处的时间,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谢皇后在宫中设宴,邀请了几个诰命夫人,还连带着她们家中的女儿进宫赏花,谢夫人与谢慈音自是在这邀请的行列里面。
  皇后下帖,不好不去,只是惹得谢夫人心烦,一张脸拉着,到宫中都还未收敛。
  宴席设在了御花园中,那各色珍奇的花,到确实有几分看头。皇后在御花园中的长亭里拉了屏风,摆了长条案几,方便众人歇息。
  谢慈音发现,这一世,随着她决定与做法的改变,许多东西也改变了。
  这样一来,会发生什么,她全然不知,比如今日皇后邀请,她心中慌乱,觉得必然要发生些什么,但又不知会发生什么。
  “在想什么?”见她眉头紧蹙,谢夫人侧头出声问道。
  “没什么,这日头有些大,刺的我眼睛疼。”被母亲将思绪拉回来,她淡淡道。
  谢夫人本就不喜进宫,如今听见女儿这样说,更是烦躁,那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谢皇后在上首看着,轻轻的冷哼一声。
  好在众人不敢去直视她,也没人瞧见她的表情,就算瞧见了,也不敢多话。
  众人在亭子中,喝茶闲聊。
  不一会儿,一个二等宫女模样打扮的,凑到了皇后身边的安嬷嬷耳边说话,待宫女说完,安嬷嬷又朝前低头跟皇后说。
  谢慈音见谢皇后瞧了她一眼,又移开目光。
  她这个姑姑,若是不论婚事,确实对她宠爱有加。上一世里她嫁给太子不过几日,太子就吵闹着要纳妃。
  这事被皇后知道了,将明横叫到宫里去,数落了许久,还让他断了这纳妃的念想。
  她自己没有女儿,便将宠爱悉数给了自己,那些公主有的东西,她定然也会有。
  所以上一世,她才会想都没有想就嫁给太子,一时为着谢家祖母,二就是因为谢皇后。
  有宫女端来宫中特有的解暑凉茶,里头还搁了许多碎冰渣子。
  谢夫人侧身与简宁王妃交谈着,转头回来却瞧见一个宫女端着茶脚步一滑,泼了自家女儿一身。
  啪嗒一下,宫女捧着端屉跪在那磕头,一个劲的说着“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谢夫人将女儿拉起,拍落了她身上的冰渣子。
  积攒了一日的火气在这一刻全然爆发,怒气冲冲的便给了那宫女一个巴掌。
  “这样蠢笨的手脚,也敢到宫中来当差。我看,你是该死!”
  上首的谢皇后十分不悦,她一宫之主都还坐在这没说什么呢,谢夫人就已经开始发落起人来了
  贵夫人们面面相觑,这谢王氏平日里瞧着虽冷淡了点,却也是个和煦温柔的,怎么今日,突然发这么大的火,还当着皇后娘娘的面,发落起人来。
  “好了母亲,我没事,换身衣裳就行了。”谢慈音拉了拉谢夫人的衣角。
  “安嬷嬷,将这蠢笨的丫头拉下去,打十板子。”皇后发话,安嬷嬷着人将那宫女拉了出去。
  那宫女不敢求情,朦胧着泪眼被人拖下去。
  “不必罚她。想来是天热,她站得久了,中了暑气,一时头晕罢了。”谢慈音瞧那宫女的年纪尚轻,不忍的求情道。
  “既然音儿求情,那便不打了,就罚她两个月的月钱。”皇后笑得和煦,十分给谢慈音面子。
  知道女儿心慈,且方才那火本就是迁怒,谢夫人道也没说什么,只拿着帕子仔细替谢慈音擦衣裳。
  “嫂嫂也不必擦了,叫安嬷嬷领着音儿去换一身衣裳吧。”皇后挥挥手,示意安嬷嬷带谢慈音去换衣裳。
  夏日里的衣裳薄,这样一盏冰茶焦在身上,内里也是跟着湿透了的,谢夫人谢恩,就想跟着女儿去换衣裳。
  “嫂嫂就不必去了,有安嬷嬷跟着就好,本宫已是许久未见嫂嫂,还有许多话同嫂嫂说呢。”皇后笑着叫住谢夫人。
  谢夫人瞧了一眼女儿,谢慈音朝她点点头后,她才又坐回去。
  宋嬷嬷领着谢慈音回凤仪殿换了身衣裳,待衣裳换好后,又领着来御花园。
  只是在回来时,忽然有宫女半道叉出来说有要事要找宋嬷嬷。
  宋嬷嬷说让谢慈音原地站着,待会另有宫女带她回去亭中后便急匆匆跟着那宫女走了。
  这样一系列的操作,叫谢慈音还未开口,便已经被安排好了。
  她明白,皇后大约不会去做什么毁她清誉的事情,约莫,是给个机会叫她与太子独处。
  可眼下,她不愿见那草包太子,一见到他,就能想起来上一世来。
  趁着太子还没来,她自己寻着路走了,可御花园极大,宋嬷嬷带她回去的路又不是方才来时那条。
  她一直住在江宁,上一辈子同太子成婚后也是自甘堕落画地为牢;虽来皇宫的次数不算少,但每每进宫也只到几个地方,眼下宫女将她带来这处,一时间她竟想不起来怎么走回去。
  恐是皇后提起安排了,这一片里她走了许久,都没见着一个宫女内侍,还走到了一片不知名的湖边。
  这湖极大,一眼竟望不到尽头,湖里的荷花开的正好,谢慈音便索性绕湖而行,顺带赏一赏这满池子的荷花。
  约莫着再过一会,太子寻不到她,谢夫人见她迟迟不回,便会派人来找了,如此想着,她的脚步漫了下来。
  过了一会,果真有人寻来,不过不是宫女内侍,也不是谢夫人,而是太子。
  他在不远处大声喊着谢慈音“慈音妹妹,慈音妹妹。”谢慈音暗叫不好,加快了脚步。
  许是瞧见了她走动的影子,太子大步朝着她这边走来,喊叫她的声音越来越大,叫她心烦不已。
  “难道今日非要见他不可么?我偏不见!”
  这样想着,她脚下越发的快,可她素来有些病弱,没走个几步,便已经气喘吁吁,走不动了。
  眼瞧着太子就快要追上来了,她不管不顾的爬到了湖岸边的船上。
  掀开那船上的帘子,才发现里头坐着个人。
  那人瞧见谢慈音也很是惊奇,谢慈音愣在原地,瞧着眼前一身道袍的男子。
  “小娘子这是?”男子问道。
  后面又传来太子的声音,谢慈音迅速爬进船舱呢,将帘子放了下来。“郎君见谅,后头有恶人追赶,容许我避上一避。”
  “……”这分明是太子的声音,何来恶人的说法,这小娘子真大胆。
  谢慈音不敢再说话,怕被外头的太子察觉,待太子的声音渐渐淡去后,才开口说话。
  男子一灰青色道袍,剑眉星目,唇红齿白,黑发用发冠束起。
  这一身打扮,一瞧就是修道之人,谢慈音朝他福了个礼“叨扰师傅了,小女子这就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