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常安谋 > 第四章 不见

第四章 不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日马球宴后,下给谢府的帖子犹如雪花片一般的多,谢夫人挑了几张,带着谢慈音一一赴宴去了。
  宫里的皇后先是被谢夫人推辞,后又被自己的亲哥哥推辞,心头有些恼怒,但女儿是别人家的,她又不好强抢,只交代明横,多去谢慈音面前露脸,博得谢慈音的好感。
  这日,乔国公夫人也操办了场马球会,谢夫人本不想去,又想着女儿上次在马球场上玩得开心,还是换了衣裳掐着点儿带着谢慈音去了。
  女儿家们是娇客,那马球场上磕磕碰碰的自是不爱去,聚到一头办起了诗社。
  乔国公家的马球场布置的不如谢家那日的排场大,调了宫里御用的木匠去搭了专门供人休息玩乐观赏的亭子,又用锦绣帐子围了起来。
  今日的乔国公府,只简单围了帐子,划了场地,虽是简单了些,但却可自由走动。
  小娘子们围到一处,以夏为题,开了诗社。
  这诗会是小娘子们展露自身才华的大好机会,大家铆足了劲,都想为自己争个才名,日后则婿也好叫旁人多瞧上一眼。
  谢慈音不喜出头,只静静坐着,到她时随意接两句,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只防着自己不被罚酒就好。
  因着诗会就在马球场边上,几个下了场的公子哥也跟着来参加了,好巧不巧,卫璟也在,这是谢慈音第二次见他了。
  他今日的装扮与那日无意,仍旧是月牙白蜀锦缎织成的圆领长袍,一把如绸缎般的头发用一根通体呈乳白色的发簪高高束起。
  这谦谦君子的模样,叫谢慈音忍不住多瞧了两眼。
  上一世她不喜这些交际应酬,因此也只见过卫璟两面,因着二人身份上有些差距,她也从不曾去打听过这样一号人物。
  现如今竟不知道这卫璟,出自谁家谁府?背景如何?真是罪过。
  诗会有了少年郎们的加入,小娘子们便更加的卖力了,那帮忙记录誊抄的女使,只觉手要断了。
  卫璟十分奇怪,自他到这以后,便一直有个目光跟着他。他寻着那目光回望过去,却看见忙用团扇遮掩自己的谢慈音。
  谢慈音那动作十分刻意,还带了几分匆忙,遮掩便遮掩了,她还要偷偷漏出一只眼睛,去瞧卫璟,惹得卫璟发笑,心中道:“这谢娘子,真是有趣得紧。”
  诗会的最后,也就是那年纪轻轻就登科夺榜的卫璟夺了魁。坐在谢慈音身旁的两个小娘子热切的瞧着此刻正与友人谈笑的卫璟,津津有味的讨论着。
  “这卫公子,才华真是了得。”
  “是呀,十四便已登科入士,模样又生得好。”
  忽然,其中一个小娘子叹了口气,十分惋惜的道:“只可惜了,出身于商贾之家,背后又无人帮衬,现下还只是个从六品的官。我爹说了,若是要熬出头,一步一步升上去,恐怕要二三十年,谁又能等得起呢!”
  这样一盆从天而降的冷水,直直将二人眼中的热切浇灭,纷纷移开了目光。
  坐在旁边的谢慈音听的一清二楚,心中不甚惊讶“这卫璟,竟出身于商贾之家。”
  自古士农工商,商为末首,身份极低。
  这些年来,边境倒是没有打什么仗,就是各地的灾情十分严重;一会水灾,一会旱涝的,十分劳民伤财,好在商人有钱,一笔一笔的给朝廷送钱,这番作为最终被陛下知道了,特许了商人也能参加科举,这才有了卫璟十四夺榜的佳话。
  她又偷瞧了一眼卫璟,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商人重利,从商的人家眼睛里都透着精明,卫璟的眼里却干净透彻,倒真是难得。
  晚间回了谢府,谢慈音在陪谢鸿与谢夫人用膳。
  用完膳,谢鸿留她说话,她借机向谢鸿打听事情。
  “父亲,我瞧着各家举办宴会时,都宴请了那卫璟,他是个什么来头?”她一面好奇的问,一面为谢鸿亲自煮茶。
  三人坐在罗汉床上,谢夫人在瞧谢慈音点茶,而谢鸿正懒懒坐在那,手中把玩着一串紫檀如意纹理佛珠。
  忽然听见女儿问,谢鸿笑着去瞧她“音儿何时会对这些感兴趣了?”
  谢慈音给谢鸿递茶,谢鸿忙去接过。
  “不过是听闻他十四便登科及第,有些稀奇罢了。”她朝谢鸿解释道。
  谢夫人听见也来了兴趣,跟着便说道:“是呀,这十四岁便考到了状元郎,何其难得。放眼整个大魏的读书人,除了这卫璟,恐怕只有我王家的哥儿能做到了。”
  说起王家,谢夫人想起一事,高高兴兴朝谢慈音道:“我忽然想起来,前日里你舅舅来信,说是你表哥与表妹要来我们这几日。”
  谢慈音早知道了,上一世的这个时候,她大舅舅家的王衔表哥与王钰表妹也来了长安。
  这王衔已有十八,才华横溢,容貌出众,又是王氏嫡系的长子,很得谢夫人喜欢。
  而王钰嘛,比谢慈音要小上一岁,她不似谢慈音般如弱柳扶风,生得十分康健,模样圆润可爱,很是亲近谢慈音。
  倒也不是王衔与王钰想来,只是谢夫人怕自己的女儿初来长安,又不善交际,没有玩伴,这才发了书信去琅琊,叫王衔与王钰进京来。
  知晓自家母亲的良苦用心,谢慈音也十分给面子,她故作惊喜道:“是么,女儿也正愁着没个玩伴呢。”
  谢夫人笑着去搂她,模样骄傲的道:“哪能没玩伴,你才来长安几日,各司各府的夫人娘子,已经将你夸上了天,这约你品茶插花的帖子,可是一摞一摞的。”
  谢鸿满足的瞧着她母女二人,轻轻抿了几口茶,将方才谢慈音问的话忘到了一边。
  谢慈音从母亲的怀里出来,又问了一遍“父亲,您还没说呢。”
  “嗷嗷,父亲都给忘了。”谢鸿忙放下茶盏。
  “这卫璟呢,是长安第一富商卫家的公子,这两年灾事频发,朝廷拿不出钱来,对商人也就宽容了几分。这卫璟也十分争气,一路考上来,只考一次便夺了魁首,实在是厉害。你弟弟要是有他一半的学问,我也不用愁咯。他性格脾气好,学问又好,谁请他帮忙,他都会应。京中许多大人都十分喜欢他,那些年纪相仿的公子哥儿们也乐得与他来往,真真是个好孩子。”
  谢鸿十分赞赏卫璟,谢慈音从他语气中就能听出来。
  “怪不得能当丞相呢,竟然这般招人喜欢。”她小声嘀咕着。
  坐在旁边的谢夫听不清她说什么,出声问道“音儿,你嘀咕什么呢?”
  “没有,我说那卫郎君厉害。”
  又过了几日,眼瞧着谢鸿与谢夫人都没有议亲的打算,谢慈音松了口气,谢皇后却有些着急了。
  她嫁入皇室,既不得皇帝宠爱又没有亲子,如若不把谢慈音和明横绑到一处,怕是日后不能掌控明横。
  她是皇后,出不了这大魏皇宫,明横是太子,不好随意去寻谢慈音,二人平日里都没有什么机会碰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