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小皇后 > 番外三

番外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路途遥遥,事务繁琐,纵使荀宴在收信后用了最快速度,抵达京城时,依旧已经过去了一月有余。
  
  已至季秋,梧桐叶金灿灿,飒飒随风旋落,铺满皇城。
  
  荀宴归心似箭,直接御马而去,哒哒马蹄声响彻宫道时,阖宫便知,陛下归宫了。
  
  宫婢满心欢喜地抄小道而来,告知静楠这个消息时,她正懒洋洋坐在园中晒太阳,一手捏着长长的花梗,逗弄啾啾和它身边的几只小鸭子。
  
  啾啾是公鸭,这几只小鸭子也不知它从何拐来,某日突然就嘎嘎地跟在了啾啾身后,静楠瞧着可爱,感觉它也是想有小伙伴了,便一起养在了身边。
  
  如今只要啾啾在,她身边就没静过,身边随时围绕着一群活泼的小鸭子。
  
  有嬷嬷深以为不妥,总劝她多听些雅乐,看圣人书,如此腹中的小皇子才会受到熏陶,生来聪慧。
  
  静楠不以为然,奇怪地反问她,“难道因为这样,他一出世就会鸭叫吗?”
  
  嬷嬷语噎,见她神态认真,倒不敢再提。
  
  算时间,如今静楠孕身六月有余,除却小腹正常变大外,四肢依然纤瘦,脸蛋不仅未见丰润,反而还更尖了些,比寻常瓜子脸还要小巧。
  
  荀宴一见,心便随之微微疼了下,他足足缺席六月,这六月圆圆定受了不少煎熬。
  
  “哥哥——”静楠高兴地走去,倒不敢再扑,起身时都需得小心着腹部受了碰撞,荀宴也只敢小心轻轻抱了抱她,对她这状态颇有些无所适从。
  
  归途中,那场有关月份的误会自然解开了。事实上,荀宴也不会去怀疑静楠,当时呆滞,只是一时错愕罢了。
  
  “如今感觉如何?”他自然要传太医问话,但在这之前,还是想听她亲口所言。
  
  “好累。”静楠诚实道,“现在它变大了,坐、站都容易腰酸,非得躺着不可,躺久了也不舒服,许多东西也不能吃,夜里还会经常起夜……”
  
  她几乎掰着手指头把这些事一一道出,荀宴听罢,也只有更心疼的份,早知孕育辛苦,但实际竟有这么多问题,是他也没想到的。
  
  静楠慢慢叹了口气,盯着肚子,“他好会待,这么久都在里面一动不动,竟不觉得闷。”
  
  周围人失笑,只认为孩子气。
  
  虽说静楠如今已是十八年华,但因她稍显稚嫩的外表和有时孩子气的认真,身边人有时依然会错觉,这还是个孩子。
  
  荀宴便时常有此感,闻言更是好笑,“说的极是,待他出来了,不妨仔细问一问。”
  
  说罢,边小心揽人往回走。
  
  慢声交流中,荀宴才知这场孕事带给静楠的折磨还不止这么点,孕初期的反胃一直持续到了现在,且十分古怪,叫她吃着米饭就想吐。
  
  不止米饭,诸如由米制成的点心、菜肴,她都无法接受,还有猪肉、鹿肉等肉类,竟也沾不得,唯有处理膻味后的羊肉,还可以勉强尝几口。
  
  太医都道,从未见过孕期如此奇怪的习性,可也毫无办法,这种事总是毫无根据,也无从医治的。
  
  荀宴这才明了,她为何变得这么瘦,也提不起什么兴致的模样。
  
  “当真一点都碰不得?”传膳时,他忍不住问。
  
  静楠以手撑额,对一盘盘珍馐美食失去了心动,只能看着它们默默忧郁,点头道:“闻着看着没什么,但一入口,就想吐。”
  
  对一个曾经热爱美食的人来说,这的确很残忍,但荀宴尚未开口,静楠就道:“哥哥吃吧,没事的,帮我把我那份也吃掉。”
  
  她一副似要和什么战斗的模样令荀宴忍俊不禁,在她认真的凝视下试探地夹起了一筷排骨,缓缓放入口中,只见对面坐直了身体挺着脖子,目光愈发亮,随着排骨入口,那边也仿佛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
  
  他没忍住,胸腔震动发出笑声,又夹了筷清炖排骨,“要不……再试试?”
  
  许是这排骨形状过于完美,油光诱人,色泽极佳,静楠没忍住又开始蠢蠢欲动,“唔……那就试一试。”
  
  虽然在这之前,她已经不死心地尝试过几十次了。
  
  她道:“我闭上眼,哥哥喂给我,待会儿我速度快些吃下去,也许它没反应过来,就不会想吐了。”
  
  荀宴忍笑,“嗯,闭上吧。”
  
  静楠果断将双目紧闭,微微张口,荀宴也不负她所望,飞快将小排骨喂入她口中,熟悉的香味让静楠几欲落泪,飞快咀嚼几下就吞入腹中,尝到了其中的鲜、香、咸,但一点反胃之感都没有。
  
  她登时惊喜不已,“真的,难道好了?”
  
  说罢就迫不及待地自己动手又夹了筷,但这次的反应截然相反,刚碰到唇那股恶心感就在胃中翻涌,她不得不速度极快地再放下。
  
  再试,依然不行。
  
  如此重复了几次,徐英倒是看出门道来,“可能……因为第一口是陛下喂的?”
  
  静楠双眼睁圆,不解道:“会是这样吗?”
  
  荀宴也觉莫名,依着徐英的建议,倒真又试,果不其然,这次就正常吃了进去。
  
  二人面面相觑,看来……还真是如此?
  
  徐英笑,“看来小皇子这是认父呢,说不定此前是知道陛下不在身边,故意闹脾气。”
  
  闹脾气……也断没有这样的闹法。两个尚未完全出炉的新鲜爹娘疑惑不已,可事实在眼前,由不得他们不信,但凡经过了荀宴的手,无论是米饭、肉、点心,静楠吃起来都十分顺利,再无反胃之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