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望江听风吟 > 第五章 领悟剑诀 海鲜少年少不更事

第五章 领悟剑诀 海鲜少年少不更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盛夏末尾的些许蝉鸣,带走了风中的一丝丝燥热。
  日头偏西,残阳拉长了江流离和乌骓的影子,晚归的拙燕也从远处盘旋着飞过。他穿过郁郁葱葱的青阳山,大路两旁的树木渐少,道路也越来越宽阔且平稳,遥遥望见一些田地人烟。
  “应该快到了!”江流离心里想着,渐渐放慢了脚步。展开随身携带的地图,跨过前方的杨木村,再往前走几十里路应该就是天风镇,赶在天黑之前应该就能到达。
  一想到这江流离也便不再着急,骑着乌骓马悠闲的走在这条宽阔大道上,静下心来细细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
  江流离似乎也觉得有些命运捉弄,究竟陈三儿到底是对还是错?究竟他是好还是坏?他似乎不能去准确的给陈三儿下一个定论。
  他只是看到了一个有血有肉的西北汉子,只是看到了他令人唏嘘的一生。难道这就是江湖?
  江流离思索着,他也得不到答案,所有的答案都在他的脚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原来是这个意思,他更期待未来的路了。
  杨木村的路边上大片大片青葱葱的麦苗,彰显着勃勃生机。人人都能吃的上饱饭,才是百姓安居乐业的基础。
  以前的连年乱战,百姓民不聊生。吃不饱穿不暖,好不容易种出点粮食,还都被征收去了。
  现在百姓都安居乐业,自然也没有人想着造反起事,真可谓是一片太平盛世。
  可总是有一些人想打破这来之不易的平静。
  就比如北边的蛮子,他们生活在苦寒之地,粮食很难种出来,大多依靠游牧生活。于是总想着跨过北边的乾元关,从大恒嘴里抢下一片土地。
  江流离此行就是要前往乾元关寻找他的大哥林天赐,大哥已经在乾元关当兵多年,由于乾元关战事吃紧,大哥已经三年没回过家。
  大恒境内看似安稳风平浪静,但是边关却连年遭受攻击,战事吃紧。不过北蛮也不敢大肆进攻,只是不断派兵骚扰。找到机会就派遣骑兵,屠村掠寨,搜刮粮食和物资。
  这样小股小股的骚扰让乾元关的士兵疲于应对,不胜其烦。
  再说这杨木村。处于乐阳郡的边界,毗邻青阳山。周遭猎户众多,人人射得一手好箭。江流离路过村寨的时候,看见一名中年男人在对着几个孩子教导他们如何拉弓射箭,锁定目标。
  “好好看!好好学!这深山老林里,有可能你是猎人,同时也有可能你是猎物,很有可能下一瞬你的身份转换,就葬身在这偌大的青阳山里面。”中年人严肃且认真的说道
  几个孩子也全神贯注,手上拉弓的动作也愈发标准,中年猎户在他们的手上挂上一个个沉重的秤砣,要求他们保持平稳。
  还是小小的孩子,哪里承受得了这个,没过一会儿就有人开始承受不住。举着弓的胳膊摇来摆去,像是不受自己控制一般。
  江流离眉头一皱,看到这一幕,不正跟自己施展《斩风剑诀》的时候一样,控制不住自己的力度吗?因而不得要领,始终很难施展出第一式破风。
  之前跟陈三儿战斗的时候,也是勉强施展出一招破风,而且还是取了巧,趁着陈三儿没有力气的时候露出破绽,才能一击取胜。
  他看着手中的斩风剑轻轻的挥舞了起来,似乎灵光忽然乍现,抓住了什么,但又转瞬即逝。
  江流离拿着斩风剑,不停的挥动,剑身在空气中发出呜呜的声音。感受着风从指尖、从剑尖划过。
  忽然江流离怔住了,他明白了!他明白了!原来如此!之所以控制不好《斩风剑诀》,是因为自己天生力气就比较大。
  而飘来飘去的风是无形的,时强时弱。水无常势,风无定形。是自己拘泥于形式,所以始终不得要领。
  领悟此剑需要掌控自身的力量,还有掌控剑的力量。遇强则强,遇弱则弱,以柔克刚方能制胜。
  领悟了《斩风剑诀》的要领,江流离显得的极为兴奋。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试,翻身下马,来到一座大树旁。
  这棵树足有三人合抱之宽,看起来也有百年树龄了。江流离屏气凝神,细细感受风的力量。这一次他没有选择用尽全力,而是轻飘飘地递出一剑,剑身在面前“哗”的一声横拉而过。
  又听见“砰!”的一声,足足三人合抱的大树上炸出来了一条十寸长,三寸深的巨大裂痕,无数树叶也跟着纷纷扬扬的落下。
  这一剑要是招呼到人的身上,那么即便不死也残了,就算是炼髓期的高手也不敢硬接这一剑。
  况且他这一剑遇强则强,见识到这一招的威力之后,江流离也安心不少,总算有点使剑的手段。
  平常在郡守府陈叔也是只是教他了一些简单的基础,拳脚功夫并没有交给他太多招式。
  今天领悟这一招破风,还是弥补了自己的短板。也有了一招杀敌的招式,对于这柄斩风剑,他是越来越爱不释手了。
  此时远处的大树上站着一个人,看见江流离施展出破风,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臭小子可以啊,当年我花了七天时间才领悟到斩风坚决的要领。
  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短短不到一天时间,便能发现其中的奥妙。”随后从大树上跳下来。转身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杨木村一间简陋草房里,一个身后背柘木牛角大弓,腰间插着一柄短刀的精壮少年,对着面前的中年人说道
  “爹,我也该出去闯荡闯荡了,你叫我猎的熊罴,我也把它带回来了。这畜牲是真重,把它弄回来的花不少时间。
  张叔和李叔就是被这个畜生弄死了吧,今天我也算给他们报仇了!”言罢踢了踢脚边的,一头已经死透了的熊罴。
  “能弄死这个畜生,证明你已经有了出去闯荡的实力。老张和老李不听我劝,非要上山,最后死在这头畜牲手里,这也是他们的命,不过就用着畜生的头来祭奠他们吧。
  羿儿你切记外面不比家里,凡事多留个心眼。你为人老实憨厚,为父就害怕你出去上当受骗。终有一天雏鹰也要飞远了,小小的青阳山不可能圈住你,你还有更大的天空。
  能交给你的,我都交给你了,《射日九箭》不要轻易施展。既然你想出去闯荡江湖,那为父就给你定个规矩
  锄强扶弱,为心中大义
  遇不平事,平之,但也要量力而行
  在外人面前不要展现全部实力,记得藏拙!
  这块令牌你带好,如果遇见实在不能力敌的存在就亮出这块令牌。最后记住,常回家看看,去吧。”
  “是,父亲,我这就走了!您老多保重!”
  
  天色渐晚,江流离已经到达了天风镇。至于怎么找到陈叔,他自是有他的办法。
  “哎,这个小兄弟,你这饼怎么卖?”他上前拉住一个卖饼的小贩,笑呵呵的问道。
  “哟,这位客官,我这有葱花饼、豆沙饼、韭菜饼,大肉的、羊肉的、牛肉的。素的五文,荤的十文。
  咬一口那是外酥里嫩,吃一次那是回味无穷,客官你要哪种呢?”小贩熟练地吆喝着。
  “给我装两个牛肉的吧。哎,对了,跟你打听个事情。天风镇最大的勾栏在何处?”
  小贩熟练地包好饼,抬头笑嘻嘻的看着这位风流公子哥:“这位爷,你可算是问对人了,天风镇里也就没我不知道的地方。
  转过这条街,前面拐个弯儿,往后那条巷子里最中间一家,有一个春风楼,那儿就是天风镇最大的勾栏。
  您要想到里面快活,那可算是找对地方咯,那里面的姑娘嫩的都能掐出水来,嘿嘿嘿。”说着露出一副我都懂的眼睛,看的江流离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付过钱,江流离牵着乌骓马,直奔春风楼。此时天已擦黑,路上行人已经很少。春风楼门口,却是热闹非凡,这栋楼灯火通明,里面热闹非凡。
  正在门口揽客的老鸨看着这位翩翩公子哥,立马就知道是财神爷来了,赶紧起身笑着迎上去。“哟,这位爷您来了。快里面请里面请,看您面生啊。
  第一次来天风镇吗?我跟您说咱这春风楼的姑娘那都可是一等一的水灵,包您满意!”
  江流离把马交给小厮,叮嘱小厮一定要用最上好的草料。随即塞给牵马的小厮一锭碎银。
  又转头扔给老鸨一张五十两的银票“带我进去找个人,一头白发看着年纪不大,应该是在此地吃酒听曲。”
  老鸨接到银票乐开了花,一出手就是五十两啊!随即说道“前些时候确实有个白发的客官来过,我这就带您去找他。”
  领着江流离就往里进,果然在里面他一眼就看到满头白发的陈霄临,正在悠然自得的听曲儿。他就知道陈叔好这一口,找不到他人的时候,必定去勾栏听曲儿了。
  又转头吩咐老鸨上一桌酒菜,他也跑了一天了,也该歇息歇息。
  不一会儿一桌酒菜上齐了,老鸨又领着几个姑娘进来,对这江流离一脸谄媚的道:“这位公子爷您尽管挑,不满意了咱再换。咱春风楼的姑娘,那可是一顶一的好。”
  春风楼的几位姑娘看着眼前,风度翩翩的公子哥也是心生喜欢。人长得又俊俏,出手还阔绰,于是个个都挺胸抬头,努力想要表现自己。
  江流离无奈的看了看眼前的一对对波涛汹涌,又转头看向陈叔,而后者则是摊了摊手,表示没有办法。
  没办法,他还没到脱凡境,况且家里还有个苏虞洛在等他呢!只能对着老鸨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都退下去。
  这老鸨也纳闷,来这种地方居然不找姑娘,真是癞蛤蟆长毛——奇了怪了。不过毕竟人家给了银子,她又不好说什么,只能招呼着姑娘出了门。
  江流离自是受了一顿白眼,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眼神。看着他跟陈霄临,看他都有些发毛。江流离和陈叔对视一眼,一瞬间两人似乎明白了什么,紧接着就感到一阵恶寒。
  转头对着老鸨解释道,我们是有一些要事相商,你们且先退下,等有需要的时候再招呼你们进来。
  “那二位爷有什么需要就随时找我。”老鸨这才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与此同时,背着大弓的少年也赶了天风镇。他十几年都生活在青阳山上,很少出去。
  就算是出去,也是偶尔才跟父亲来到天风镇卖一些兽肉和皮毛。
  “哎,这位客官不好意思,今天客满了,劳烦您再换个地方找找吧,实在对不住了!”随着店家的话音落下。这已经是他找的第八家客栈了。
  说来也怪,他今天去住店,结果天风镇上所有的客栈都住满了人,早已没有客房。难道今晚自己要露宿街头,自己这是出师不利啊。
  鹿羿抬头问道:“店家。为何这天风镇的客栈里都住满的人?连一间空房都没有了?”
  店家正敲打着算盘,听到这儿抬头看了一眼鹿羿:“这位小哥,您不是天风镇本地人吧?”
  “哦?店家何以见得我不是本地人。”鹿羿也是一脸不解。
  “这位小哥,你有所不知啊,前天天风镇接到告示,听说在乐阳郡在乐阳城中,五天后有人举办了乐阳武林大会,建了个气派十足的擂台。
  若是能获得魁首,头彩可是五千两白银呐!外加乐阳城里的一栋大宅子。
  这周围村寨的人都赶了过来,准备明天一同赶往乐阳郡,参加后天的武林大会。
  原来是这样。那我鹿羿也要去闯他一闯。鹿羿心里想着,默默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如今天色已黑,再找不到客栈,可真是要天为被,地为床了。
  虽说自己在打猎的时候经常在山中露宿,但是在这天风镇里露宿,如果被人认成乞丐,那岂不是很没面子。
  走着走着,他转到了一家喧嚣嘈杂灯火通明的酒楼面前,牌子上挂着春风楼三个字,里面热热闹闹好不快活。
  “这是什么地方?看起来好像也是能住店,要不进去问问?”鹿羿这样想着,谁知刚想进门便听到里面吵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