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石心计之宣帝情缘 > 第十七章 脱牢狱病已新生

第十七章 脱牢狱病已新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五柞宫得名于院中五株柞树。相传,这五棵榨树为老子过函谷关后游历至此所栽。宫内有御笔亲题“青梧观”,观内豢养了许多方士,观前有两只麒麟,高一丈三尺,口似吞天之状、脚如腾云之姿,乃前秦始皇帝骊山墓前镇妖伏魔之物。得这两处大吉大利之事,刘彻对五柞宫珍爱有加,但觉身体有大不适,便来这五榨宫调养。夏日里,宫内叶茂阴浓,参天蔽日,最是避暑佳处。可在冬日里只剩枝桠突兀,寒鸦成群,一派萧瑟凄凉光景。今冬格外冷,钩弋夫人死后,刘彻就带了几个内宫近臣移驾五榨宫,有的说天子是为了躲避为立储之事吵闹不休的臣子,也有的说天子专心祈福。哪知到五柞宫后,刘彻病体愈加沉重,每日少食寡言,不进水米,只饮敬仙台上承露盘中接下的天水,宫内之人大气不敢出,更显凄凄然。是夜,子时已过,天子正昏睡,意识迷离,忽然得一梦,梦到和卫子夫在五柞宫内信步,刘据在后面蹦蹦哒哒捉蚱蜢,百花已落,夏果初长,刘彻心满意足,抓住卫子夫的纤纤玉手道:“此生能得君和子,愿做鸳鸯合双死。”
  子夫忽然冷冷一笑道:“陛下,妾就在一里外桐柏亭下坟茔内,既无婢女,也无用度,甚觉凄凉,为何不见陛下来看妾?妾巡游数年,也不得见我据儿,为何不见陛下去寻我儿?”
  这时,钩弋夫人不知从哪里过来,拉着天子的另一只手道:“陛下,勿忘诺言,勿忘。”
  话音刚落,又有一个风姿绝世的美人忽的出现在前,朝着天子行了大礼,哀怨道:“陛下,贱妾从未敢盼望过子孙为龙为凤,为何陛下如此狠心,竟将髀儿逼死,家兄广利,为大汉天下深入大漠,虽无大功,也无大过,最后也不过落得个阖族皆灭的下场,妾心好痛,好痛。”
  天子听了,惊出一阵阵冷汗,慢慢睁开了眼睛,原来是一场梦,只见影影绰绰有数人垂立,为首的是弗陵,不知他什么时候被诏进来的。刘彻明白,这是上苍安排给自己的最后时刻了,喘着粗气努力从向袖中摸去。郭穰忙轻轻从天子袖中扯出一张金丝帛书。
  “宣。”天子用尽力气说出一个字。所有人都跪了下去。
  郭穰忍着泪,打开帛书一看,的确是天子亲笔,只是内容极简略。郭穰只瞄了一眼便大声读到:“诏曰:立刘弗陵为太子,即日即位。擢奉车都尉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金日磾为车骑将军,太仆上官桀为左将军,搜粟都尉桑弘羊为御史大夫,皆加封列侯,共辅汉室,永固江山,钦此。”
  霍光暗喜,带头呼道:“臣等虽死不能报天恩,定当竭尽所能,共保大汉江山!”呼毕,众人发现天子似乎还要说什么,霍光忙挪向天子身边,对着天子耳朵道:“陛下,是否还有旨意?”天子努力发出声音,霍光忙把耳朵贴到天子脸上,只隐隐约约听到“据,病”几个字。霍光大概猜着了什么意思,但如今新帝已定,自己又是头名辅政大臣,便不想再生出什么岔子来,只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天子越发着急,拼劲最后气力也没说出一句话来,便风过残烛灭了。
  霍光一脸**肃穆,慢慢站起身来,哽咽着一字一顿道:“天子驾崩了!”
  这几天宫中忙作一团,先帝大葬、新帝大典,霍光一丝丝不敢马虎,生怕压制不住被人笑了去,也正好利用这几件大事留意各路人才,擢拔了一批亲信干将,调换了深宫禁卫,特别是拉拢了一批外朝之人,局势渐渐稳定下来。
  郭穰为报丙吉之德,向悄悄向霍光举荐丙吉,霍光本来也听说过丙吉救护皇曾孙之事,虽然没把这个落魄曾孙没放在心上,但足见丙吉忠勇可嘉,眼下正是用人之时,霍光便把丙吉留在了身边。丙吉万万想不到,正是那一夜的生死较量,让郭穰这个看惯了尔虞我诈的老宫人重拾了对大汉的希望。
  霍光,字子孟,河东平阳人,乃是故大司马霍去病同父异母弟,而霍去病的姨母恰恰正是卫子夫,依此看,论起来霍光还和病已有那么点瓜葛。也不是霍光无情,只是局面太过混乱,新帝登基之初,便有燕王刘旦叫人四处散播钩弋夫人与江充私通,新帝并非先帝亲生子之事,又不知哪里来的消息,外朝传开来说先帝遗照为霍光、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联手伪造,更可怕的是,市井小民传的有鼻子有眼,说是当年郡抵狱上的龙气就是映照卫太子刘据的孙子刘病已,先帝要传位于刘病已。
  这些不断传来的消息都领霍光惴惴不安,万一这个小孩子被人利用,那就是给新帝树了一个天大的敌人,无论怎样也不能让病已再留在京中,就叫丙吉快想办法打发了。恰好田尊回报,病已外曾祖母史真君家就在京兆尹杜县。史真君生史恭和史良娣,史恭在先帝元狩年间为中郎将、凉州刺史,史恭已故,遗有三子,长子史高,次子史曾,三子史玄,史家本为鲁国人,史良娣进京后,史家阖家迁到杜县,日子本不错的,只不过史良娣死后,没了封赏,断了生意,幸而早些时候三子依靠老底在杜县置买了田宅,勤恳做事,日子也算过得去。且史家出自礼仪之邦,注重家学传承,深受儒家熏陶,家风端正,是个好人家。丙吉觉得挺合适,便向霍光告了假,决定亲自带着病已杜县一行。
  “廷尉监爷爷,您都三天没来看我了,出什么事了吗。”空荡荡的郡抵狱中,病已一如以往撒娇道。
  “没有,没有,这几日朝中事务太多了。”丙吉亲昵的摸着病已蓬松的头发,想了一下道:“病已,长安城中太乱了,田叔叔找到了你曾外祖母家,就在杜县,爷爷送你去好不好……”还没说完,自己的声音先哽咽了,突然觉得自己太狠心,但不狠心又能怎样呢,指不定哪天病已就会成为被人弓弩上的一支箭,还没射死别人,自己先粉身碎骨了。
  病已毕竟大了,上次大赦天下,虽然自己没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他也知道监狱真的不是他的家,迟早有一天自己还是要被送走的,沉默了一下,他盯着赵、胡两位奶娘道:“我都听爷爷的,只是舍不得大娘二娘。”赵、胡二人听了,眼泪一下就下来了。
  丙吉强忍着泪水道:“好人终会有好报,有缘人终会再相聚,大娘二娘都是好人,咱们有一天总能再见面的。”
  两位奶娘道:“好孩子,你要努力记住大娘二娘,吃不好穿不好了就来找我们,我们只要不死,都会把最好的拿给我的病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