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石心计之宣帝情缘 > 第一章 恋凡尘石心下界

第一章 恋凡尘石心下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宫阙巍峨未改,只是朱颜不在。凝望昔年合欢,粉霞亭亭如盖。既知今日,绝不该引你到这所谓荣华场、富贵乡走半遭,宁愿和你做对无名小虫,不知晦朔,不问秋冬,对食春露,并御夏风,仰看朝霞,俯拥夕梦,不必在漩涡中挣扎沉沦。哪怕秋风起,秋草黄,秋叶染秋霜,我们身体渐渐僵硬,永远不再苏醒,也要以同一片红叶为棺盖,盖下是我们紧紧相拥。
  是年正月初九,又逢玉皇百年一次的圣诞,凌霄宫中早就备下圣诞筵会。但见星河环绕,日月耿耿,放射无尽光明;凤鸟翔集,金乌振翅,扰动四方清风;桂殿兰台,琼楼层叠,笼满浩渺紫烟;芝兰丹桂,仙葩彩卉,阆苑馥郁异香,真是数不尽的清净,道不完的美好。吉时已到,司礼大神妙音穿透寰宇:“恭迎昊天金阙无上至尊上帝圣驾”,众神整肃形容,九龙合力抬来御坐,玉皇从清风中幻化而出,正坐御坐中央。
  玉皇身穿九章华服,头戴十二行珠冠冕旒,面目祥和,如人神慈父,亿万年来面不失颜,腰中玉带系着一面穿丝宝镜,宝镜大小如手掌,边上有水云纹,反面不辨花色,正面清若太液之水、色如满月之面,顶端有一小孔,穿白赤黄青黑五根丝线,甚是醒目。穿丝宝镜乃玉皇在人间修炼之时,顽石奉心、彩凤献绒所得。那时,玉皇在无怨峰上专心精进,常到一块巨石下吐纳,星移斗转,不知历经几何,风雨摧之、雷电击之而巨石色不变,也不曾掉下一颗碎屑来,且有一凤鸟,身有五色,状若斑斓祥云,天色一幕,便到巨石顶上安眠,玉皇深以为异。玉皇得道之日,那顽石化心为铁,铸铁为镜,凤鸟髡首得绒,结绒为丝,双双献于玉皇。由于同经无数劫风雨,玉皇视之若珍宝,以丝穿镜,佩于腰间片刻不曾取下。这宝镜自然不是凡物俗器,但却也没有照透天日,驱妖伏魔,洞察古今来往的能力,只有一点奇异之处,人视之,无论喜忧,镜中自己皆似在笑,顿时除却烦忧,拔却心草,周身充满力量,敢于逆流向前。
  玉皇的诞会自然非比寻常,虚无越衡天以上的要神均来贺寿,仙娥献声,佳肴珍馐,丝竹渺渺,玉清宫一改往日的冷清,竟像人间做寿一般,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只是礼节繁复,玉皇早已不耐烦,便朝司礼大神道:“朕观华夏之上光晕转淡,或许是刑法律令严苛,百姓徭役赋税繁重,不如现在就休了这歌舞场,让朕尽快到华夏之地环视,早点救生民于水火之中吧。”
  司礼大神忙趋身向前,躬身答到:“回陛下,陛下以亿万载修为执掌天枢,乃万神之元首,万民之君父,宇宙洪荒皆在一念之间,毫厘之差便能让沧海变桑田,似今日诞会,几时受拜、几时纳贡、几时下凡、几时归殿,都已安排妥当,况那人间之事,本就反复无常,骤变常生于毫末,悲喜常交于一瞬,人间之人更是浊如星泥、浮如云气,星海浩瀚,大罗天以下众生无数,陛下不必牵挂于一地,望陛下还是按时辰动身吧”。
  玉皇何曾不知道这些,只是对司礼仪大神向来操纵权柄十分不悦,无奈又需靠他办事,便正色道:“那就按你所言行事吧。”
  “贺礼”“贺毕”的声音不知在司礼大神口中响了多少次,终于到了赴人间环视的时辰。玉皇修炼之时,幻化游历,确觉人间有些人愚钝不堪,勾心斗角、杀戮攻伐,大多也不过是争得了些许小利,但难得的是,大多数人都怀有一个“情”字,父母子女之间厚重如山的亲情,少男少女之间灵动如水的爱情,志同道合者之间坚硬如铁的友情,无论是哪一种都能融化一切苦恼,摧毁一切坚冰。也正是有“情”的存在,让人间始终氤氲着一种曼妙的气息,这气息从田舍人家袅袅炊烟中生发出来,从少男少女绯红如霞的脸上映衬出来,从高山流水的琴瑟丝竹声中升腾出来,莫不沁人心脾,令人心沉气定,道行日益精进。但如今,这种气息愈发浅淡,且不时有冲天的怨气、血污气,遮云蔽日、久久不散,这样下去,那氤氲的“情”气不久就将消散殆尽。但正如司礼大神所言,玉皇虽贵为人神共主,位不可不谓不尊,却又不能自由改变天枢,甚至不能随时环视四方,也只有趁着这百年一次的日子四处察访察访。
  随着司礼大神一声高扬的“移驾”,牧民大神在前带路,玉皇和一班首要之神首先驾临到无怨峰。那无怨峰处于荒境之中,群山簇拥,以前并无一楼一阁,峭壁绝立,苍松孤挺,鸟飞不至,现在峰上竟矗立了一座宝殿,斗拱飞檐,虽然不大,但依壁而立,极尽工匠之巧,可想而知,运送石料木材也绝非一日之功。再看那门额,横挂“金仙殿”三个鎏金篆字,字体遒劲沧桑,却无落款,门额有一联,上书“江山万里盆中景,星月无限纱里萤”。“好气魄!莫不是想到凌霄殿坐坐”,玉皇冷笑道。
  再看那殿中,几个身着青衣,手执各色法器的黄老之士正拈花贡果,口中振振有词,数个素衣男女也有样学样,这几人虽衣着朴素,但头上簪器、腰中白玉铿锵作响,绝非市井小民。
  玉皇看了不觉好笑,藐视道:“取其形而不知其神,这样可以升仙的话,那凌霄殿还坐不下了。人有人道,仙有仙途,在人道之中,或凭一己之力造福黎民百姓,或凭点滴善行暖人心脾,或处于逆境仍坚守正气,这才是正道,跑上山来求什么。”随行众人无不点头称是,唯牧民大神不敢多言,慌忙引路。
  转瞬又到了一处所在。“陛下,这里就是西京长安了。”牧民大神谄笑道。果然,一座倾世大城骇然扑面而来。见惯了琼楼玉宇的一干要神也莫不啧啧称叹。
  “人间竟有这等所在!”不知是谁说了一句。牧民大神忙接道:“人间有自号始皇者,征敛无度,厚赋重税,严刑峻法,民怨鼎沸,我苦苍生受难,遍访英杰,有赤帝玄孙名唤刘季,颇有治世之才,我叫金蟒携玄孙入民妇腹中,带入人间,玄孙果有奇才,建立不朽功业,执掌宝鼎大位,轻徭薄赋、不违农时,后又有文、景二帝励精图治,人间物阜民康、欣欣向荣矣。”
  玉皇并不看他,随口应了一句“那就看看吧。”便与众神化为一道道清风,俯冲而下,穿街走巷随意察访。
  那长安城浩浩荡荡八水环绕,恰似凌霄宫落于天河正中,尽显王霸之气。城墙宽厚高耸,竟有十二座开阔大门,每个大门又分三个门道,每个门道都可并行三驾马车。宽数丈、数十丈的平坦大街不知从何处而来,穿过大门,延伸到城内,又不见去向。大街两边槐榆连片,松柏成荫,郁郁葱葱,蔚为壮观。城北密密麻麻,棋盘一样林立着白墙黑瓦的木质小楼,鸡啼犬吠不止,官兵咆哮之声间杂,不知几万户人家。又有插标卖履,贩牛走马,杀鸡卖蛋者无数,更令人惊奇的,还有高絙吞刀、履火寻幢之徒,只是无论菜铺肉铺,还是百戏,都门前冷落,观者寥寥。城东、城南、城西横卧着几个巨大宫殿,地势颇高,拾阶而上,皆是灰瓦白墙、飞檐斗拱,同样形制,似乌云坠地,裹挟着森森寒风,望之俨然,令人惊怖,城南的峻岭也似乎在俯首称臣,再看那大殿门额上都有金边竖匾,篆字雕着“长乐”“未央”“建章”“明光”云云。城东南有茂密园林,掩映离宫别馆数十处,名曰“上林苑”,城西南又有碧湖数顷,名曰“昆明池”,绿水接天,白云如水,战船森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